20120201

[Unlight]0012

二把刀(閃/瑪格)



弗雷特里西(Friedrich)曾對某人說過:『艾伯李斯特(Evarist)這小屁孩是個小世故,但其實還遠遠不及。』
『艾依查庫(Izac)呢,則會成為最出色的狗。』
『我不想聽關于那兩個孩子的黑暗面,尤其是由你說出口。』
『我甚麼都還沒說呢、佩姬(Peggy=Marguerite其中一種暱稱)!』
睿智的工程師(前)抱起雙臂,一手彷彿習慣性地想托一托眼鏡。『我不覺得自己還是能被喚作“佩姬”的年紀,弗雷特里西……先生?』
弗雷特里西回想著,自己很久以前說出對那兩個孩子的評論時是在甚麼場合;對象鐵定不是眼前的瑪格莉特,偏偏自己卻有些忘了,那個人的臉龐模模糊糊,連是否有所回應都記不清。
弗雷特里西揉了揉眉心,他想道對方會不會是自己的雙生兄弟。眨了眨眼,卻看見瑪格莉特琥珀色的雙眼正凝視著自己。
『…?』尚不及說甚麼,對面的女性伸出纖瘦蒼白的手,輕輕碰了碰他的眼角。他有些驚訝,瑪格莉特沒有說話,但他意識到,她冰冷的指間碰著的是自己生前就帶著的舊傷─右眼際那道深深的傷疤。
弗雷特里西抬起手,微微托著工程師的手肘,稍微碰著了她的腰,卻是不緊不慢、拿捏得宜的距離。
『佩姬,已經不痛了。』
『是麼?我看你……捂著臉,似乎很痛的樣子。』
『沒事,』
『嗯。』工程師放下手,不知是巧合,還是他們站得近,她的手就這樣落在他的刀柄上。
弗雷特里西搔搔臉頰,自己的愛刀被一隻柔弱的手壓制住,卻不覺得反感。雖然他知道只要隨便一撥就能讓工程師放手(實際上,她也沒抓握著),但他喜歡那隻蒼白的手搭靠在他刀上的樣子。
『佩姬,我早就忘了妳的年紀;』弗雷特里西看著眼前知性優雅、又帶點冷感的工程師,由衷覺得,死亡有時候也相當溫柔。『因為我們已經死了。』

正是死亡,才留住妳的芳華。



GZ: 乍看之下疑似戀愛的感情,但我希望各位別因為此篇誤解閃兄或者瑪格。在我心目中,他們更傾向無感甚至相互堵爛。[]關于這兩位,末後還會有更多篇章讓我試圖描寫心中會笑著對第三者說出「我們是仇人」這種半開玩笑半是認真話語的兩人。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