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6

[Unlight]0013

Bleeding Inside(帝國組)


 
※提及某人的死亡

艾依查庫(Izac)死去的時候,他們之間沒有生離死別。當時的艾伯李斯特(Evarist)捂著流血不止的左臂,統制派旗下的特工圍住整棟宅邸,他知道自己沒有第二條路,不是生,就是死。
然而艾伯李斯特知道艾依查庫已經死了。既沒有親眼看見,也沒聽到處決的槍響,他不是很信任直覺這回事,但這似乎根本不須經由他的腦袋計算與反覆思考驗證,一道結論堂而皇之地閃過腦海,並且不斷轟鳴、震耳欲聾。
艾伯李斯特靠著牆角─這是個死角,一旦被誰發現能夠迅速果斷處理掉對方的戰略地點,雖然敵方的人數左右這個位置的優劣勢,但足夠讓他稍稍放鬆已然疲憊不堪的身體,分神再想幾秒自己的同伴。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喃喃唸道,他並不曉得自己正在說甚麼。臉頰上熱燙著,他伸手抹了抹,不是眼淚而是鮮血。他也不明白,他乾澀的雙眼中流淌著的是流不出的血,只因為眼淚尚不可負荷他內心無以名狀的哀慟。
艾伯李斯特在還沒完全了解自己對艾依查庫的感情深淺之前,就失去了他。要他果斷地下結論太難,也未曾想過其必要性,一路走來汲汲營營的不外乎是金錢是權力,是往更高處攀爬的野心,他一直認同這一生的理所應當,艾依查庫也不曾對自己的殺戮之道後悔過。
『艾伯,我會替你剷除所有的障礙。』
他不確定艾依查庫是否說過如此動聽的話,但人思念已逝去的朋友總是會加一些美好的脩飾。這時候才深深懷念起艾依查庫的金髮碧眼,艾伯李斯特不禁低聲笑了起來。
這一條以他人鮮血浸染、鋪展的路究竟有多長,他不知道。但至少,艾依查庫與他比肩而行的時候,他未曾想過自己也會成為血祭的牲品─不曾畏懼,藐視死亡,因為沒有恐懼自然也沒有弱點;其實他怕死,他太明白死了就甚麼都沒了。
所以艾伯李斯特相當愛惜自己的生命,遠比艾依查庫要重視得多。
艾依查庫對外是條瘋狗,他的忠心與乖順只針對自己,他喜歡艾依查庫的瘋狂,他越不顧一切,他對自己的忠誠就越讓艾伯李斯特感到放心,在昏暗隱蔽的欲望中,甚至帶著甘美的氣息。他懂得自己對艾依查庫在某方面是很扭曲的,但是他放任這一切蔓生,他知道艾依查庫心甘情願。
艾伯李斯特閉上雙眼,聽著外頭的喧囂,當他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那一時半刻的無助與軟弱皆不復見。
『如果我活著,會永遠緬懷你─但是,沒有永遠;雖然我曾經希望,能夠永遠和你在一起,艾依查庫。』
艾伯李斯特舉起槍,正對著唯一的出入口,紛雜的腳步聲由遠至近,他知道是時候了。
我會盡一切所能地活下去,就像─你曾經用盡全力的愛著我。此後,我眼中將不停歇地流著鮮血,以此向你告別。
再見,永不再相見。


1 comment

G.Z said...

再愛對方也不會跟著他去死,大概是這樣。
何況眼鏡沒有承認(下結論)自己對狗狗的感情是哪一種。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