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7

[Unlight]0014

Hush, babe--hush(閃/瑪格/犬)



艾依查庫(Izac)對大小姐帶回來的弗雷特里西(Friedrich)一直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那種像貓咪有時從尾巴末端往上直通的電流,竄過脊椎時全身的汗毛豎立起來的感受,好幾次都讓他直冒冷汗;但大概因為記憶恢復不全的緣故,艾依查庫其實並不瞭解自己為何─他搖了搖頭,對那個削了眉角(弗雷特里西表示男人的眉角不能隨便削,咱們外頭解決去!)的男人就是感到有那麼點不舒服
其實他很信任弗雷特里西,只比艾伯李斯特(Evarist)略遜一籌而已,在艾依查庫心裏,對那個拿雙刀的男人有著實力上的信服,只是正因他很少把艾伯李斯特以外的人放在眼裏,才在面對自己本能上的反應時感到無所適從。
艾依查庫想到,艾伯李斯特偶爾也有這種時候,見到貝琳達─生前的上司、現在的同僚時,艾伯李斯特也會陷入一種僵硬抵禦的狀態。但那是因為他們都瞭解貝琳達的恐怖,咳,反正那是他與艾伯李斯特之間心照不宣的秘密,即使已經是死而復生的人(廣義上來說),他們都沒打算將生前帶進墳墓中的秘密公諸于世。
艾伯李斯特應對女性時總會先讓個三分,不管對方是恐怖可愛或者美麗,大方睿智或者無理取鬧,他保持一種紳士風度,實際上誰也不給接近。而艾依查庫,很少想到該如何與對方相處,畢竟連他最為在意的艾伯李斯特,他也很少考慮要怎麼與他互動。
事情是發生在大小姐再度無法行動的時候,一行人揀了一處乾淨些的廢墟各自休憩,看來是一棟佔地頗大的修道院。房間很多,眾人該做啥就做啥去,沒離得太遠;四周大半的區域已經淨空,排除了大部分的危險因素。
艾依查庫抱著大小姐隨意走動,手上的人偶所具有的就像人偶該具備的性格─雖然他也想過人偶還會有甚麼個性。不多話,不會同他們笑鬧,一雙玻璃珠般的雙眼常常不知在想些甚麼的望著他們,微啟的雙唇吐露出的字句,除了命令很少更多。
當他抱著大小姐經過某處廢棄的禮拜堂時,裏頭傳出的說話聲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稍稍站定一會,看清楚了是瑪格莉特(Marguerite)與弗雷特里西。
他們站著說話,很一般的景象。只是禮拜堂過于空蕩,細碎的說話聲盪著迴音傳到艾依查庫耳中。
聽不清楚。艾依查庫皺了皺眉,沒做多想地正要走近一些,看見弗雷特里西將手掌貼在瑪格莉特袒露著的腹部上。他停下正跨出腳步的腿,甚至屏住呼吸。
瑪格莉特的表情平淡,而弗雷特里西也只是將手放在她腹上,似乎只是擱在那裏。隱約只稍微清楚些聽到「肚子隆起來」、「好冰冷」等字句,隨後弗雷特里西還笑了出聲。
瑪格莉特環抱起手臂,艾依查庫以為她要生氣了,但似乎也沒有。她說了些甚麼,弗雷特里西將手拿開,不知為何艾依查庫竟感覺有些鬆了口氣,但隨後弗雷特里西蹲下身,側著臉像要貼近瑪格莉特的下腹;艾依查庫眨了眨眼,忽然發覺人偶少女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看。
『呃,大小姐……我們走吧。』不知所以地心虛起來,艾依查庫嘟噥道,轉身朝廊上走去,他沒看到的是,瑪格莉特伸手推開弗雷特里西的臉。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