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7

[Unlight]0015

軍犬與訓練員(閃/犬/眼鏡)



艾依查庫(Izac)具備準軍人該有的一切:尤其是服從,雖然對象客觀上看起來只有艾伯李斯特(Evarist)一人而已,但隊友們多半將原因歸咎于「他的記憶還沒完全恢復」。
雖然並非他不聽從大小姐─聖女的指示,但彷彿習慣性地徵求艾伯李斯特同意這點,即便是對自己的過去皆尚未釐清的眾人,也猜測得出兩人生前是上司與部屬的關係。但偏偏艾依查庫在某些舉動上又沒有對上司應有的尊敬,例如他會開艾伯李斯特玩笑,偶爾甚至損損艾伯李斯特幾句。排除公事,兩人的私交應該不差,而艾伯李斯特也承認過,二人生前是青梅竹馬。
實際上,除了大小姐之外,極少數人還知悉一件事─那就是艾依查庫下意識的不敢違抗弗雷特里西(Friedrich),這一點連艾依查庫本人都沒有發覺。(或者發現了但怎樣都不肯承認)雖然打探同僚隱私顯得有些八卦,但大夥兒從死後的世界歸還絕大部分還不就為了前生的記憶麼。儘管以大小姐的說明來看,十個裏頭有九個不得好死,但無論如何對自己的過去總歸是有點興趣─擴及同事愛[?]與愛屋及烏的心理,自自然然也會關心起同伴之間的「往事」。
偏偏艾依查庫對與艾伯李斯特一同當上軍人前回溯至幼時的記憶之間有段空白,他記得小時候怎麼與艾伯李斯特認識、也記得成年後自己與艾伯李斯特大致上的關係,以及他們美麗又恐怖的上司貝琳達(Belinda)。但不管怎麼樣就是想不起來自己與弗雷特里西的淵源,弗雷特里西第一次用「狗」來稱呼他的時候,他倒沒聯想到自己的稱號“軍犬”,只覺得懷念中有一股油然而生的憋屈。
艾依查庫與弗雷特里西在大小姐的見證[?]下再度相逢時,二人的身高已不再有顯著的差距。不如說,其實艾依查庫長得高大挺拔,有些類似文獻上記載著的某文明所有的雅利安人─膚色淺白、身材修長,虹彩色素淺淡等特色的人種。但當時的弗雷特里西伸出手,親暱地揉亂了艾依查庫的一頭金髮,說了聲「小狗狗!」一邊的艾伯李斯特顯得有些吃驚,而艾依查庫在驚訝之餘卻也沒說甚麼,只在事後似乎心有不甘的撥弄了一下自己被弄亂的頭髮。
事實上,弗雷特里西並未特意找他麻煩。相較之下,同為隊友的工程師反而比較困擾。大家各自在心中有些想法,但也沒有特別放在心上。按照工程師對貓耳女孩的說法(彷彿女孩間談論些關于戀愛的看法是一種必然的交流),弗雷特里西只是看不慣她而已,因為他了解她的某些部分。
艾依查庫認為,自己對弗雷特里西那些罕有的反應與情感並不影響自己對艾伯李斯特的服從。雖然艾伯李斯特從未對此發表任何意見,但他也知道艾伯李斯特不是毫不介意。尤其隨著過往記憶的回復,艾伯李斯特對他隱而不宣的話語(以及情感)越來越多,他真心地想著,自己最需要重視的絕對不是與弗雷特里西之間的有解或無解,而是那個將一切都習于掩藏在鏡片之後的兒時玩伴。
只是他還做不到拂開那隻撫著自己頭頂的手。長著厚繭、與自己同樣握著刀柄的手掌。而當他用抗議的眼神瞪著對方的時候,那個人也只有玩味地笑,就像在看著某種演變許久的成果。
也許他在期待艾依查庫(狗)一口咬上自己的手也說不定。連隊中某位女性成員如是想;畢竟被自己馴養過的狗反咬,也算一種實驗結果吧。

1 comment

G.Z said...

期待被狗狗反壓倒的閃閃。(X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