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11

[Unlight]0016

Another scene(閃/犬)



※這是0017〈叁幕劇〉的別篇,出于作者希望,建議看過本篇後再行閱讀。
※文中含有大量性描寫,請注意:裏頭的狗狗並未成年,實際上作者預設的年齡不超過14歲,請自行斟酌。
※作者希望各位理解,別篇想表達,或者整篇叁幕劇(包括此篇)所想表達的,無非只是一場愛戀而已。亦可以是一場過去的戀情,定義自由。
※感謝閱覽。


在他還待在連隊的時候,他的代理教官告訴他,想要甚麼東西就要自己說出口,別讓人去猜。
當時的他並沒有想到,此後一生他幾乎沒有違背這句教誨,儘管有時候甚至連教導者本身都對他的直白大喊吃不消,但他知道對方是高興的,而自己對這段關係下不了注解,恐怕也沒有必要。
弗雷特里西(Friedrich)自酒櫃中拿出剛入手的紅酒,割開外包,拾起開瓶器旋轉而進軟木塞,一迴旋一迴旋地愈來愈深入,此時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他沒做搭理,繼續將把手抵住瓶身,一使巧勁將軟木塞拔出。
敲門聲又響了起來。『門沒鎖,進來,』弗雷特里西說道,外頭的人貌似遲疑了一會,復又敲起門來。弗雷特里西找了兩個高腳杯,分別倒入三、四分滿。他走向門口,用一種無防備的姿態將門打開。
『嗨嗨,這麼大的架子,不是說了門沒鎖麼?』他居高臨下地看著站在門外的艾依查庫(Izac),對方瞪了他一會,然後低下頭。
好像看到狗耳朵侉拉了下來,但又有種貓咪做錯事那股死不認錯的神氣,弗雷特里西笑了笑,伸出手勾住艾依查庫頸脖,一把將他拉進門。
從弗雷特里西房中透出的燈光一下子消弭為一條線,而後整條走廊又陷入黑暗。
『摸黑跑來我這裏,途中沒被逮到麼……』弗雷特里西熱切地吮吻著少年,少年雙手環繞上他的頸子,斷斷續續地(嘴唇被舔著咬著)回道:『…沒有……如果,被逮……現在就─不會、在,這裏─…』
『哈哈,好乖好乖。』弗雷特里西低低笑出聲,一使力將艾依查庫抱了起來,正在發育的身體說輕不輕,手中肌膚的觸感因為訓練而結實有彈性,艾依查庫拉扯著弗雷特里西的衣服,雙唇急迫地咬著弗雷特里西的嘴,柔軟的金髮搔著弗雷特里西的臉。
『你可沒自己想的輕,艾依查庫,』弗雷特里西禁不住避開少年像在趕火車的嘴唇,笑了出聲,半抱半扛地將二人移動至床邊,鬆開手讓艾依查庫直直倒在床上。
他自己也沒多空一秒地壓了上去,艾依查庫的雙眼晶亮,嘴唇因為接吻而溽濕,白皙的臉頰暈染著粉紅,他一條腿勾著弗雷特里西的腰,弗雷特里西解著艾依查庫的釦子,伸出指頭勾畫著少年胸上因訓練造成的瘀青。而後他笑了。
『笑甚麼?』艾依查庫問。
『笑你好色。』弗雷特里西損完艾依查庫,火速地將對方的唇給封緘,不出所料,艾依查庫掙扎了起來。
這小鬼,還踢我肚子─…弗雷特里西悶悶地笑著,咬著艾依查庫的臉頰作勢要扯(事實上,他這麼做了),艾依查庫吃痛地喊了出來,抓著弗雷特里西的短髮又拔又拉,弗雷特里西捉住他的膝蓋,沒三兩下將艾依查庫的褲子給扒了。
艾依查庫氣喘吁吁,還有些肉感的臉頰留著一排齒印,他摸著自己胸腹,看著弗雷特里西帶著笑意將唇貼上自己的大腿內側。
『教官你……』
『我怎樣?』
『你才色!』艾依查庫氣鼓鼓地說道,眼睛卻盯著弗雷特里西的嘴唇不放,他著迷于弗雷特里西將對他做的事情,也討厭弗雷特里西那一貫的、大人的態度。
『我當然色,我是大人啊。』弗雷特里西眨了眨眼,艾依查庫嫌惡地撇開臉。他張開嘴咬了一口,艾依查庫打了個顫。『所以我喜歡咬你、捏你,欺負你;當然,也蠻喜歡舔你的─別跟我說你不喜歡我這樣,』弗雷特里西低下頭含住艾依查庫的陰莖,他幾乎想像得到艾依查庫的表情:害怕、期待、沉迷又戒備,他沒有百分之百打從心底完全相信他,他依賴弗雷特里西,但又直覺自己的主人不是他。他聽從弗雷特里西的教導,可弗雷特里西不能要他去死。
弗雷特里西舔弄著艾依查庫下身,偶爾抬眼看看艾依查庫的臉。他很享受,但是他的眼神裏劃了某段距離在審視弗雷特里西。這還不錯,他喜歡艾依查庫這一點。他抬首,微笑著問道:『你喜歡麼、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露出受傷的表情。因為他知道弗雷特里西在這點上從不妥協。
『喜……』
『嗯,』
『喜歡。』
艾依查庫卸甲似的歎道,弗雷特里西笑了笑,抬手脫去上衣,解開褲頭上的皮帶。
『還記得我怎麼教你麼?』
『記得』
『那麼你知道該怎麼做,』
『教官,我想先射─…』
『我不要,』
『……』
『聽著,我沒有要你幫我舔的意思。』
『……』
弗雷特里西拉開床頭邊的抽屜,從裏頭拿出一貫潤滑液,艾依查庫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他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
他想要弗雷特里西插進他的身體裏,抵住他某一點,讓他快樂讓他失落。他正是迷戀弗雷特里西給他的這種感覺,弗雷特里西心裏亦清楚得很。
『教官,拜託。』艾依查庫閉上眼睛,再不情願地睜開。弗雷特里西攤著兩手,一邊放著蓋子旋開一半的潤滑液,他恨透弗雷特里西這種好整以暇的等待。『拜託。』
弗雷特里西歪了歪頭,投給他無可名狀的笑容,艾依查庫簡直要咬牙切齒起來,他怕他,他怕弗雷特里西給他的一切,所以他只想被動的接受,可是弗雷特里西不要配合他,儘管他害怕,但弗雷特里西要他承認,他迷戀弗雷特里西給予的所有。
『教官,拜託了,我想要……我想要你插進來。』
『插進去以後呢?』
『…嗚!』艾依查庫哽咽了一聲,弗雷特里西將他抱了起來。
『好好……逗著你玩的,我怎麼會不知道小狗狗要我插進去之後還想幹嘛─別哭啊,這樣好像我在欺負你。』
你不是麼!!?艾依查庫憤恨地咬了弗雷特里西,後者笑著說哎喲真用力,也的確沒讓他等太久,沾著潤滑液的手指就冰冰涼涼地鑽了進去。
艾依查庫掛在弗雷特里西身上,兩腿大開以膝撐著床鋪,感覺弗雷特里西形狀分明的指節一點一點沒入自己的身體,可是不夠,遠遠不夠,他磨蹭著弗雷特里西,用指尖刮著對方後頸。
『怎麼了,這樣撒嬌……』弗雷特里西輕笑一聲,慢吞吞地塞入又一根手指。艾依查庫後背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他摸著艾依查庫的背脊,張口落了個草莓在艾依查庫頸窩。
『快一點,』艾依查庫小聲地催促,勃起的陰莖抵著弗雷特里西,弗雷特里西沒讓他失望,探入的指頭緩緩擴張著,他發出舒服的歎息。
艾依查庫稍稍拉開距離,仔細地瞧著弗雷特里西的臉,那樣子有些像貓犬湊近人一嗅一嗅翕張著鼻尖,他伸出舌頭舔了舔弗雷特里西眼角邊的傷疤,主動含吻住弗雷特里西的唇。
他們接吻,舌糾纏著舌,身後大張的地方隨著弗雷特里西的指節發出濕潤的聲響,艾依查庫喜歡自己與弗雷特里西接吻的聲音,那總是讓他興奮莫名,大概是聲音的聯想,令他想到自己與弗雷特里西做愛。
少年人對自己的慾望非常誠實,在他心中的道德感還不十分明確的時候,弗雷特里西先教會他甚麼是性愛的歡愉。及至他成年、離開連隊,他也不曾否定那無可取代的愉悅感。只是年少時那股期待刺激的興奮與不安,隨著年紀卻越來越少,成年後的艾依查庫對女性沒有太大興趣,可對男人也相同。他並未因弗雷特里西成為同性戀,也不再耽溺于性事之中。也許是二十歲後的他有了比之更重要的目標與重心,亦或許是能給他那股吸引力的人已經不在了。他既不對當時的自己與弗雷特里西作批判,也不認為那是多麼貴重需要珍藏在心的回憶。
弗雷特里西將枕頭拉了過來,墊在艾依查庫腰下,他抵著艾依查庫穴口,有些調笑地說道:『抱歉啊,艾依查庫,我知道你喜歡後面……不過呢,這樣我就看不到你的臉了。』
艾依查庫不耐煩地伸手拍打弗雷特里西的臉頰。『快點,教官,快點快點─』
『啊,但是我希望,等等你想撒嬌就來,不要忍耐唷,』
『教官,快一點啦!!』艾依查庫受不了弗雷特里西的話癆,他抬起腿用膝蓋蹭著弗雷特里西的腰,弗雷特里西忍不住笑了起來,他低下身,額頭抵著額頭,寵溺又無奈地說道:『把你教得這麼色又這麼蠻橫,真不想負起責任啊……』
艾依查庫還來不及回嘴,生理上的衝擊已然讓他說不出話。他抓著床柱一下又一下地承受弗雷特里西的撞擊,喉結上下滑動著發出愉快的喘息,他叫著,不知羞恥,純粹因為愉悅而叫喊,弗雷特里西摸著他的臉,指尖沾著他因為興奮而流下的淚水。他愛極艾依查庫那因為抽送而失神的臉龐,半稚氣半成熟的臉掛著淚珠的樣子足以讓他勾起一種慾望。
一種毀壞他的慾望。
思及此,弗雷特里西稍稍慢了下來,他當然不會想毀了眼前的少年,事實上,他很看好他,期待著他的成長。他教他別為自己而死,只因為他希望艾依查庫學著為別人而活。簡而言之,他不希望他死。自然也不想看著他毀壞。
艾依查庫感受到弗雷特里西的遲疑,他睜開雙眼,正想出聲詢問,弗雷特里西又重重的、快速地撞擊進來。他頂到艾依查庫最喜歡的點,勃起的陰莖克制不住的流出黏稠的液體,艾依查庫近乎哭泣地喊了起來:
『弗雷…!我還要!還要更多!』混亂中他不再喊他教官,只是固執地、堅持執拗地表達他深切的慾望,他想要更多,需要更多,他喜歡弗雷特里西讓他用後面就能夠高潮。
在教官的努力下艾依查庫射得一蹋糊塗,弗雷特里西稍微遲些才射精,一部份留在艾依查庫身體中,一部份射在他臉上。艾依查庫伸出舌頭無意識地舔了舔臉上的精液,弗雷特里西捏著他的臉頰咬破了他的唇。身體軟軟的,艾依查庫放任嘴上鮮血直冒,反正他知道稍後弗雷特里西會舔掉他唇上的血,現下任何事情他一概不管。
弗雷特里西站起身,走到一旁桌上拿起酒杯,他認為已經醒得差不多了。渾身清爽,艾依查庫的後穴比他睡過的任何一個女人都要來得舒服,那討好他的收緊與放鬆總讓他愉快無比;至于射在艾依查庫臉上,那是他的惡趣味。
弗雷特里西邊想邊飲盡杯中的酒液,接著他走回床邊,俯下身吻了吻艾依查庫,捏著他的手玩。
他問艾依查庫想不想洗澡。
『想。』艾依查庫簡短地答道,卻沒有起身的意思。弗雷特里西亦慢條斯理的繼續捏著他的手。『教官。』
『嗯?』
艾依查庫扮了個鬼臉,這讓弗雷特里西想笑,因為他臉上還留著方才的淚痕─以及精液。『但我還要做。』
啊,他教出來的小色鬼─弗雷特里西大笑出聲,壓住艾依查庫輕輕咬了他的乳尖,感覺到艾依查庫縮起身子,他有感覺了,何況他本來就想再做一次,不是麼?
『好啊,那我們就在浴室裏做吧─?』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