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11

[Unlight]0017-3

叁幕劇III.(閃/犬)



III.
弗雷特里西發了會獃,直到大小姐又問了一遍,他才回過神來。
『有甚麼問題?』
『沒有,大小姐。』
『那麼,陪我到這裏就可以了,艾依查庫。』大小姐抬頭對牽著自己的金髮青年說道,青年點了點頭。
『你們先前很少搭檔,彼此可以先討論該怎麼做,有結論之後再告訴我。』弗雷特里西正想走上前,里茲(Riesz)已然走近抱起大小姐。『希望你們能給我出乎意料的表現。』
師徒倆(前)目送大小姐遠去,好一陣子都沒說話。
『…怎麼回事?』
『我有事情想問你。』
『你說吧。』
艾依查庫露出複雜難言的表情,他略略低下頭去,眼睛盯著前方。弗雷特里西搔了搔頭,不著痕跡地歎了口氣。
『你啊,不是一直很抗拒麼?
『抗拒知道我與你之間的事。』
艾依查庫依然盯著前方,過半晌,他轉頭直視著弗雷特里西。
『我對大小姐說,若表現得不錯,請求她讓找到的碎片優先配給我;』艾依查庫認真地說道:『我想確定你告訴我的是不是事實,我不會照單全收的。』
『艾依查庫,你為何這麼確定我願意告訴你─』弗雷特里西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你知道的還不夠多麼?伯恩(Bernhard)也可以告訴你,我們生前是甚麼關係。我是代理教官,你是學生,就這樣。』
艾依查庫低頭不語。弗雷特里西憐憫地看著他,雖然長得高了,身體結實了,在他眼中他似乎一直是當初那個少年。他知道艾依查庫生前離開他後過得並不輕鬆,捲入權力鬥爭漩渦,信任人,背叛人,暗自成為清道夫般的存在,雙手沒少染上鮮血。那是艾依查庫的故事,他能介入的只有他一生中的一小部分,理所當然,他並不希望彼此之間影響艾依查庫的心情。
『現在還有機會,去跟大小姐說讓你回去吧;或者換一個隊伍,』弗雷特里西拍拍艾依查庫肩膀,邁開腳步正欲離去。
『教官。』艾依查庫像是硬擠出聲音般說道,弗雷特里西停下步伐。『不只是這樣,對吧?你知道我想問的不是這些,』
『我不曉得你想知道的是甚麼啊,小狗狗。』
『我是不是你養的狗,教官!』艾依查庫大聲說道,弗雷特里西閉上嘴。『我是不是……曾經和你……和你……』
『你要我說甚麼?你成年後從軍,難道不知道軍人之間彼此發洩的手段?我不曉得你在懷疑甚麼,或者想起些甚麼,但如果你只是要個確定,我倒是樂意幫你這個忙。』
艾依查庫露出氣惱的表情,他豎起眉毛瞪著弗雷特里西,他不喜歡弗雷特里西的說法,但他想知道的所有事物當中,確實相當欠缺一個只有弗雷特里西能給予他的保證。
所以他靜靜等待弗雷特里西的說詞。
『我們睡過,聽好了,我和你做過。就是做愛。在你待在連隊的時候,我們做過好幾百次─我也記不得了,總之很多次、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直到你從軍之前。』
艾依查庫的表情沒有想像中驚訝。弗雷特里西想,他果然心裏有些甚麼。他繼續說道:『至于你是不是我養的狗,我只能告訴你,你的主人是艾伯李斯特(Evarist)。我教過你,但這不代表一切。』
弗雷特里西說完就走開了。獨留艾依查庫站在原地。他沒去看對方臉上的表情,也不想等待對方有怎樣的回應。他沒告訴艾依查庫的很多,一半是壞心眼;像是青春期的艾依查庫,曾經怎樣的依賴他、懼怕他,對他教給他的性愛充滿好奇、迷戀與恐懼,羨慕他身為一個成熟的男性,也嫉妒憎恨他對自己的身體握有主宰的權力。
其實我甚麼都能夠回答你,惟有一個問題不行。那就是假若你問當時的你是否愛我,這是我一生都不明白、直到死後也依然無解的疑問。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