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07

[Unlight]0017-1

叁幕劇I.(閃/犬)



I.
有時候他們會在夢裏相見。只是誰也不能、亦不想確定早晨在餐桌與眾人打招呼的對方是不是在前一天晚上夢到自己。所以沒有一個人能夠肯定,在只有你知我知、連大小姐都未必知曉的時候自己與對方偷偷地(儘管不是有意)見面。
弗雷特里西(Friedrich)張大嘴,不曉得是要打呵欠還是打招呼地說了聲:『大─家早啊!』順道伸伸懶腰,換得的反應褒毀不一,有聲音說「弗雷特里西,要說早安和打呵欠之間請選一個」,有「早啊!弗雷!」當然也有相應不理。他大度地笑了,彎下身,放低聲音對著坐在主位上的人偶說道:『早安,大小姐。』
他溫柔得像要化出水來,只是沒有人注意。
大小姐微微頷首,他直起身,揀了個空位坐了下來。
『教官,早。』艾伯李斯特(Evarist)朝他點了點頭,弗雷特里西精神地應了一聲,旁邊的艾依查庫(Izac)才放下刀叉,有些不情不願地說了句:『教官早。』
『怎麼,小狗狗,昨晚沒睡好麼?』弗雷特里西伸出手,大力地揉了揉艾依查庫頭頂,後者有些僵硬地挪開身體,但逃不過被他碰觸。『回話,嗯?』
他第二句說得小聲,但艾依查庫聽見了,他僅賸一邊的藍眸微微睜大,露出只有極少時候會產生的表情,那彷彿做錯事而被責備的表情,輕微的怨懟與不願表露的順從。
『……嗯。』艾依查庫吱了一聲權充回答,但是他接受。弗雷特里西勾起微笑,沒繼續問“為甚麼”、“怎麼啦”,而是將手自艾依查庫頭頂滑下,撫摩了他的耳根與後頸,再果斷拿開。
『多吃點就甚麼都會忘記了,吃飯吧!』弗雷特里西接過旁邊傳來的麵包,拿起刀叉切片。
其實他昨晚也沒睡好,但與眼前的艾依查庫可沒有直接關係。只是記憶碎片的影響,讓他夢到了曾經忘記的往事。
小時候的艾依查庫。而且不知為了甚麼原因他們還搞上了,13, 4歲的少年,面孔與肢體尚顯得中性,醒來後的弗雷特里西稍稍思考了一會,是因為自己缺乏滋潤的緣故而做這樣的夢,還是這不過是他已忘卻的既定事實
當然,這問當事者本人是無解的,雖說沒甚麼不好開口,但他知道艾依查庫對他們之間─艾依查庫待在連隊,而自己是他的代理教官時的記憶幾等于0,而艾依查庫本身似乎也很抗拒想起這段回憶。與其說抗拒,或許是害怕呢?這問題同樣無解,即便本人就近在身邊也同樣。
刀叉聲此起彼落,坐在主位的大小姐其實沒怎麼吃。因為她不需要進食─不過,生而為死者的他們又如何。過度探究只是自尋煩惱,而大夥之中,表面上,還沒有這類自找麻煩的人物。事實上,並沒有人逼他們在休息一夜過後的早晨共同進食,不想的話也可以,只是大小姐會在餐敘後造訪缺席者的房間,久而久之,飯廳的聚會就成為不成文的規定。
無論各自為了甚麼目的經歷這場旅行,在這段第二生命中,大小姐是微妙也不可抗拒的存在,何況,沒甚麼不好的。
『各位,以下點名是這次任務的出席名單,』大小姐開了口,一時之間飯廳陷入沉靜。弗雷特里西單手支著下顎,出任務的次數多,大小姐自然有獎勵,能夠得到恢復記憶的要件與優先權,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事情也跟著過來。他聽到自己的名字,舉起手“嗨”了一聲,感覺到腿邊有東西在碰自己,弗雷特里西不經意地瞥了一眼。
是艾依查庫的腿,大腿部分貼著自己,他有些意外,那是艾依查庫還是自己學生的時候,對自己示好、表達不安─或者更多欲求時特有的暗號。
他不覺得艾依查庫想起這些。更可能是下意識的舉動,或者只是自己剛好坐得太近─怎麼可能?
弗雷特里西不動聲色,稍稍移開自己的腿,過了一會,艾依查庫的大腿又貼了上來,這下他確定自己曾經的學生有事要找。他沒作回應,但也不再挪開自己的下肢,維持著剛剛的姿勢,那點異常估計只有自己的雙胞兄長伯恩哈德(Bernhard)看得出來。
意外的是解散後艾依查庫溜得不見蹤影,弗雷特里西有些悵然若失,畢竟不可否認他期待著艾依查庫對自己有甚麼表示。他並未注意到,剛才的點名中沒有艾依查庫的名字,而艾依查庫可能採取的行動他早該想到的─假若他注意到那因為分神而獨漏的訊息。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