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03

[Unlight]0024

Du lieber Bernhard[mit Belinda](伯/貝琳達)



※貝姐軍階捏造有。時間線約莫3388年以前,渦亂尚未平定、貝姐還未升上將軍。
※微量性描寫。


他們在邊境相遇。飛行艇(Corvette)緩緩降落,古朗德利尼亞帝國派駐于基地的指揮官站在空曠的地面迎接連隊到來。
例行的提報作業,隨行的人員不多,為免遭到部分國家在技術領域的刁難,也帶上了工程師。伯恩哈德(Bernhard)指揮部下做離艇準備,眼神朝向停機坪外不遠處等候的帝國官兵。
在此之前已大略有了基本的認識;官拜大佐的女性指揮官,因深受帝國將軍席道爾賞識,在短短幾年之間便升上大佐。在男性壓倒性優勢的帝國高階中是十分特殊的存在,一方面,儘管她在一連晉升的路途中多少遭人非議,在戰場上的優異表現,卻亦讓她牢牢抓住到手的權勢不放。
伯恩哈德率隊走下飛行艇,基地指揮官:貝琳達(Belinda)大佐領著基地眾軍官迎接。強風吹拂過她的長髮,她抬起手將臉頰邊的頭髮撥至耳後。
『幸會,遠道而來辛苦了。』指揮官銀鈴般的嗓音清楚地傳遞過來。『貝琳達。』
伯恩哈德抬起手,並未循軍禮,他握住貝琳達友善遞出的手掌。『伯恩哈德。十分感謝您此次的支援,大佐。』
『你客氣了。』貝琳達姣好的面孔讓連隊眾弟兄們紛紛行注目禮,她形狀優美的雙唇勾起淺淺地笑弧。『雖然不如中央宴會廳豪奢,本基地也準備了餐會供各位洗洗塵;明日還有重要的行程,希望各位能夠好好休息。』


美豔的女性大佐很快成為連隊眾人的話題。定期的提報每隔一至二年由各國發出,由于渦亂尚未解決,原本一年一度的定期會議便改為視情形斟酌,連隊派出的人馬亦盡力精簡,至多派小隊長級帶隊,中隊長及以上階層仍留在連隊中坐陣。會議內容無非針對困擾至今的渦與異界生物作討論,並由連隊方報告核心元素的研究進度與統計數據;多半是繞著渦延伸開來的種種問題與可能的解答,事實上,連隊的奠基與資金來自眾國家之手,因此這場會議對雙方而言各有重點,從會議地點座落在各國中央便可窺知一二。
伯恩哈德對貝琳達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她確實美,包裹在軍服底下的肢體依然曼妙多姿,飽滿的胸脯與纖腰長腿,她的臀部不屬于窄小類型,但正好對了伯恩哈德的胃。
然而,除此之外沒有更多想法。真要說有甚麼較為鮮明,就是她那塑膠花般的人味吧。無論是她的眼神,說話的口吻,伯恩哈德都感覺到一股說不出的違和;她就像看著美麗湊近卻聞不到香氣的假花。
但是,這些並不影響伯恩哈德執行此番任務。清晨的基地,隨著眼前的指揮官走向駛往首都的禮車時,伯恩哈德仍如此肯定。他的直覺大致而言並沒有出錯,意料外的發展則是他與這朵美豔的帝國之花有了意想不到的接觸,雖然終究也只是一小段插曲而已。

**

貝琳達的雙腿交疊,伯恩哈德坐在她正對面。他不是很確定這位帝國大佐于會議結束後指示他前往她位于首都宅邸的緣由,身邊的副官已被先行支開,伯恩哈德也未帶隨行部下。他們坐在宅邸中的起居室,身旁擺著已放涼的茶品。
他與貝琳達間的交談有些不著邊際。儘管話題似乎繞著異界與現世兜轉,卻沒有一句話觸及核心。伯恩哈德不禁揣想貝琳達真正的用意為何,雖是如此,他依然未表現出不耐煩的態度。與貝琳達交談,難以感受到與人類過于冗長地接觸時特有的煩膩感,比較類似長時間待在武裝車內的凝滯。伯恩哈德想道,也許因為眼前的女性沒有“活物”具有的溫度。
『隊長,你感到無聊麼?』
『沒有,長官。』
貝琳達微微歪了頭,她的表情始終帶著溫柔的笑意。
『你在想,我真正的用意是甚麼,對吧。』
『確實如此,』
『呵……我對你的期待,你真能夠回應麼?能,或者不能?』貝琳達如少女般笑了起來,她的表情天真爛漫,眼神卻透露出一絲瘋狂。她站起身,逕直走到伯恩哈德面前,抬起長腿,一腳踩在伯恩哈德胸口上。
『這要由您來評斷了。』伯恩哈德抬起手,作勢拿開貝琳達踩踏著他的腳,卻沿著眼前女性的腿撫至她的膝蓋。隨後他拉過貝琳達的手腕,讓貝琳達跨坐在他腿上。
伯恩哈德咬著手套前端,脫去戴在其上的皮製品。
『你不會讓我失望吧,伯恩哈德。』
『不。』伯恩哈德簡短應了聲,咬開了她胸前的鈕扣。


伯恩哈德提著軍外套,走在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月色下。今晚的他有一大段空著的時間由得自己消磨。貝琳達對他說,只消清晨時與她一同回到邊境基地,其餘連隊的同袍們已在她的指示下先由帝國軍護送返回邊境,明日正午時分,他們便可離開帝國。
是否讓貝琳達失望,他並不清楚。在與她做愛的過程中,他愈來愈肯定對方不是活物的想法。貝琳達想要的也不是與他做愛,只是對他引導的方向不作反對。她在追求死─所以找上他。但她隻字未提他心中對于死亡的迷戀。他們對死亡所下的定義不盡相同,貝琳達沐浴在死之祭禮中,而他追求著用死亡了結一切。
他們既不能滿足彼此,也不相互牴觸。他回想著貝琳達吻在他肩膀上的雙唇冰冷,她腿間的秘處與人類女性相去無幾,她仰躺在地毯上的時候,他有些乾燥的舌尖探進她的身體,潮濕溫暖,流淌而出的汁液沾濕了他的唇,她笑著用纖指抹去。
『像與女人做愛一樣,你喜歡的吧?』
『您就是一個女人,貝琳達─長官。』
『呵呵,我不懂你的意思。』她清脆的笑聲溢出唇齒,而他安靜地埋首于女性豐美的乳房中。
伯恩哈德自外套口袋掏出菸盒,夜晚的街道空無一人,月光在石板路上映出清冷的光輝,無溫度的意象讓他想起貝琳達冰涼的肌膚,與她那因喜悅而發顫的精緻白皙的雙腿─也隱隱令他懷念起某個已離去許久的人。
打火石的光芒劃過黑暗,指間的火焰凝聚為一點,煙霧裊裊,伯恩哈德深深吸了一口,深重的陰暗壓掩著他的臉與大半個身體。他提起腳尖,喀喀一聲踢飛路上的小石子,石子往更為幽暗處滾了過去。
自無生命中誕生的女人,與已然被無生命擁抱的你。只有我,不斷與死亡擦肩而過。
『這就是你的詛咒……麼,』伯恩哈德喟然地笑了起來,他抬起臉直視著帝國上空近得像要墜落的月輪,眼睛裏流淌著的不知是遺憾,還是懷戀。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