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2

[Unlight]1002

Adult's Picture Book: Breed Love〈2〉(閃x犬性轉)




※弗雷特里西x艾依查庫(性轉換幼女器官片段文
AU背景。艾依性轉名字捏造。
男性向。(如斷然不能接受成年男子與未成年少女性愛描寫,請萬萬別入內觀看。
※愛情故事。(附註:此系列全為片段。

這是大哥哥我的
玩遊戲陪我要麼
哥哥笑一個吧哈
哈笑女孩喜歡你

伯恩哈德依照往常在午休時分播電話給留職待薪的雙胞胎弟弟。電話響了很久,久到伯恩哈德忍不住猜想弟弟是否出去了,另一頭才遲遲接起了話筒。
『喂?』
『是我。』
『會打電話來的也只有你了。』弗雷特里西在電話另一端笑著說道。
『怎麼這麼久才接?』
『啊,剛剛出門辦點事;』
伯恩哈德一挑眉頭,可惜與他通話的人看不見。
『對了,哥,』
『嗯,』
『你放假的時候能不能幫我買點東西,寄過來就好了,』弗雷特里西說道,『我們村子窮鄉僻壤的,想買甚麼都沒有吶。』
『要買甚麼?』
『洋裝,顏色嘛……粉紅色好了,你自己看喜歡的樣式;還有緞帶,給小姑娘綁頭髮的那種,』
『弗雷,』伯恩哈德確定自己沒有重聽或者積太多耳垢。他冷靜地回應:『你撞壞腦袋了麼?』
『沒有。』
『那你再複述一次。』
『粉紅色洋裝,樣式自挑;緞帶顏色要適合金髮,我剛剛忘記說。』
『好吧。』伯恩哈德揉了揉眉心,對找不著吐槽點感到鬱悶。『尺寸呢?你不說我不曉得該怎麼買。』
S-吧?我也不懂女孩子的衣服啊。你在買的時候問店員給女兒的應該就行了,』
給你老媽─伯恩哈德想著,深深感覺弟弟十分讓人憂心。當下他決定,關于這次休假會回家看看的消息暫且不告訴弗雷特里西,雖然啟程日就在明天;他告訴自己,沒看到那個要穿上洋裝的物件,以他一個在漢子堆中打滾的男人會買不下手─豈止買不下手,根本要開腸破肚。

**

伯恩哈德回去那天,天色有些陰鬱。遲滯的風帶著濕味襲來,天氣悶熱,接近印象中帶著金色陽光的舊家時,伯恩哈德禁不住扯了扯繫在衿口的領帶。弗雷特里西將庭院整理過了,水池閃著微微的波光。草坪修剪整齊,上面躺著一顆皮球。
皮球?伯恩哈德停下腳步,審視著自己的老家。自籬笆外伸展進來的粗枝上安著兩道繩索,下方是木板做成的鞦韆,伯恩哈德從不記得小時候玩過鞦韆,樣子看來還很新,難道弟弟悶得發慌打算自己坐著鞦韆玩?伯恩哈德捂住嘴,感到一陣好笑,注意到門前的小徑鋪上不規則的石板,以前可是泥土地。
伯恩哈德思量了下,繞開庭院,自森林中的羊腸路繞到自家後門。那是他與弗雷特里西小時候偷溜出去玩時的暗道,沒想到還未被堙沒,他忽然覺得一陣懷念。
家後方籬笆上的門果然脫落了,伯恩哈德跨過小時候得輕手輕腳推開的門,往廚房走去。這時,一陣清脆的笑聲自房廳內傳出,當然,不是來自于弗雷特里西,而是一個女孩兒,光從嗓音聽起來,大概不超過10歲。
伯恩哈德站在窗外,廚房的窗戶往裏可看到客廳一部份,旁邊看不見的地方有其他房間,像是浴室與他們小時候的臥房。
他看到了弗雷特里西,顯然神采飛揚,一點都不像當初重傷送回部隊時的死樣子。雖然在他的額頭上多了一道疤,但也無損他的神氣。
他的懷中棲息著一隻鳥─一個少女,清脆笑聲的來源,而他之所以會把少女看作鳥,全然因為弗雷特里西像在把玩、梳理鳥類翅膀般地撫摩著少女。
她的頭髮是比麥子更亮的黃,金黃色的,即使屋內有些晦暗,她的金髮就像流光般自肩膀傾洩而下,綁著不那麼謹慎的辮子。他看到弟弟用手解開髮繩,梳開髮綹,以唇啄吻著少女耳廓,攬著她的腰,一手伸進她連身裙的下襬中。這時伯恩哈德才注意到弗雷特里西坐在椅子上,少女半站半倚靠著他。他們笑著的時候,少女會抱著弗雷特里西的手臂彎下腰嬌笑,快樂的,輕輕的,伴隨一些些喘息,因為弗雷特里西的手隔著衣服揉著她的胸。
有些私語伯恩哈德聽不明白,從他們的位置看不到他,他倒是看得一清二楚。但是大部分的對話在安靜的空間中仍清晰而可辨聽,他聽見女孩帶著氣音的推拒。
『…弗雷哥哥,這樣好癢……』
『嗯。』
『啊!不要搔我,我怕癢!哈哈……哈啊……』不知道弗雷特里西在少女裙子裏的手幹了甚麼好事,女孩笑得直不起腰,笑得要喘不過氣,細瘦的、赤裸著雙足的腿差點跪倒,弗雷特里西以手臂箍著她。
少女的金髮溜過弗雷特里西指間,他抬起女孩白皙的下頷,纖細的頸項伸展著,玫瑰色的嘴唇微張,小小的舌頭靜置在裏面。那排可愛的牙齒─尤其是那兩顆尖尖的犬牙,引誘著他上前親吻。弗雷特里西伸舌舔過她的犬齒,扎人,犬牙溫柔地扎在他的舌面上。
女孩仰靠著弗雷特里西的肩膀,天藍色琉璃珠似的眼睛開開闔闔,淡金色的睫毛一搧一搧,弗雷特里西盈握住她的乳,隔著布料揉捏胸上的突起。
伯恩哈德看不出來她是否享受與弗雷特里西的接吻,從頭至尾她都沒閉上雙眼,然而弗雷特里西可沒對她手下留情;他吸吮著她的舌的聲音嘖嘖作響,在僅有他們二人的空間裏彷彿被無限放大。而他的另一隻手掩在裙子裏,他看不到弗雷特里西在幹甚麼,但是少女的雙腿微微發著抖,好幾次幾乎要站不住。每當這個時候,弗雷特里西會稍稍停手,將她提抱起來,再繼續未完成的動作。
『弗…雷……哥哥……』少女小巧的口淌滿液體,她終于被放開了嘴唇,低下頭,臉頰透著淡粉紅色地凝視自己的胸。
弗雷特里西在她下面的手不知不覺拿了出來,輕輕握著她的肩膀,將她轉過身面向他。少女半側著的顏向著伯恩哈德,弗雷特里西低下臉,隔著衣物咬著她的乳蕾。一手探進衣料中搓著她。
兩邊都受到侵襲,金髮少女伸出手緊緊抱著弗雷特里西,她長長的頭髮隨著身體顫抖、搖晃著,浸著她肌膚上的薄汗,天真又淫褻。
伯恩哈德看到這裏,認為他的弟弟若不是猥褻就是姦淫,他也沒興趣知道弟弟做到哪個地步,正要轉身離去,卻聽到女孩對弟弟說話的聲音。
『弗雷哥哥,這裏,這裏,』
伯恩哈德禁不住回眸望了一眼。
少女纖細的手臂垂下,雙手捏著連身裙的下襬,撩起遮著大腿與股間的衣料─她光滑細緻的陰阜,兩瓣肉唇微微敞開,露出粉色的嫩肉。
伯恩哈德彷彿聽見自己的雙胞胎弟弟嚥下唾液的聲音。
一周後,城裏的伯恩哈德寄來粉紅色的連身洋裝,細細的肩帶穿上會露出大片背脊,一排釦子整齊地從胸口延伸至下腹,還有緞帶─他給少女選的是天空藍,就像她的眼睛。寬面、冗長地可在髮上打大大的蝴蝶結並留下漂亮的尾翼。他知道用不著問弟弟收到禮物的感想,因為弗雷特里西鐵定會相當滿意。




-後日談-


伯恩哈德一如往常播了電話給弟弟。這一次,弗雷特里西很快就接了起來。
『喂?』
『是我。東西收到了麼?』
『收到了,你怎麼找到這麼好的衣服?而且尺寸剛剛好誒,』
伯恩哈德沒有說他其實已經看過要穿在身上的那一位,省得弟弟東追西問。
『但我有點好奇,你額外寄來的那個是甚麼。』
『哪個?』
『白色像短褲一樣的,褲腳還有鬆緊帶...
『你說那個,是燈籠褲,現在的女孩很流行穿的內褲。』
啊?
『那個尺寸,穿上去正好能被裙子遮住;你想想,鬆緊帶在少女大腿根部勒出的痕跡,不是很萌麼。』
弗雷特里西靜默了半晌。
『伯恩,』他像是在忍笑。『你撞壞腦袋了麼?』
『……沒有。』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