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5

[Unlight]1003

Adult's Picture Book: Breed Love〈3〉(閃x犬性轉)




※弗雷特里西x艾依查庫(性轉換幼女器官片段文
AU背景。艾依性轉名字捏造。
男性向。(如斷然不能接受成年男子與未成年少女性愛描寫,請萬萬別入內觀看。
※愛情故事。(附註:此系列全為片段。
 
 
貓貓喵喵叫這是
女孩一個玩遊戲
像隻喵喵貓陪她
叫著舔著她的腳

在他們的相處中許多事情是可替代、略過,下次補上的。惟獨午寐這件事兩個人都感到同等重要,尤其是愛依,她可以提早(據她說白天要幫母親幫傭的人家洗衣、縫補、帶孩子)做完家中瑣事來到弗雷特里西被林蔭遮蔽的家,甚麼也不做看他鍛鍊身體、操刀練劍(但不是他那兩把刀),她不會說無聊,但一定要和弗雷哥哥一起午睡。
弗雷特里西買了一件粉紅色的洋裝給她,她沒有拿回家去,弗雷特里西也沒要她穿走,這就像心照不宣的協議,穿給弗雷哥哥看,就像只為他綻放的花朵。那一件露背洋裝她非常喜歡,就像喜歡弗雷特里西給她的緞帶一樣,綁在她金黃色的頭髮上時,總能讓弗雷特里西的手多駐足在她髮絲上頭幾秒鐘。同樣道理,她穿上那一件粉紅色的露背洋裝時,也能讓弗雷特里西更樂意抱她、撫摸她與親吻她。雖然這只是弗雷特里西疼愛她的方式,但愛依總是為多一分與弗雷哥哥接觸的機會喜悅,她單純地快樂,就如她能因為單純的事被取悅。
午睡時她多半假裝在睡,弗雷哥哥以為她累了,其實不是。她聽著他淺淺的呼吸聲,一手搭在頭顱下,肌肉光滑厚實,血管突出,沿著肢體順流而下,雖然她不敢伸出手摸他,但已經感覺到他身體的稜稜角角。他的掌心長著粗繭,因為長年握刀使槍生成的手,摸著她的臉時粗糙又溫暖。他的胸肌隆起,身上零落散佈著各種傷痕,有些是刀疤,一些是彈孔。肚臍旁長著結實的肌肉,再下面慢慢散出一些濃密的毛,然後是陰莖─她當然不知道那該叫做甚麼,用小孩子的話說就是小弟弟,硬起來的時候顏色變深、上頭爬行著血管。
過了一陣子,他的腿碰到愛依,她會趕緊轉過身去,擔心自己貪婪的目光被他攫住,這使她羞愧。然後他的腰際會掠過她的小屁股,她不動,他挪了挪身體,將手放在她的腰上。
既不過份貼近,卻又結結實實地碰觸著。愛依保持著姿勢,弗雷特里西會考慮她是否正沉睡著。當她裝作自己睡著時,弗雷特里西的動作會更輕柔,也更大膽。為此有時候她會盡一切努力不睜開眼睛,用肌膚感覺弗雷特里西對她的撫摸。儘管她很想看著弗雷哥哥翡翠綠的眼睛中自己的倒影,但也已經了解只有取捨且不可兼得。
這時候,弗雷特里西會順著她的腰往下,輕輕搓著她的肚皮。她還是不動,讓他繼續揉著她的肚子。急切地等著他將自己翻過身去,但等了很久,他才摸著她的肩膀讓她轉過來平躺在床上,解開她洋裝上的扣子,將她白皙的胸脯與腹部顯露出來,低下頭,咬嚙她的乳首。另一手輕巧地包覆著她另一邊乳,像在撫摸小動物,她開始急躁,不想他只是這樣,想要弗雷特里西將手放在她的大腿間,卻又不願因為睜開眼睛讓他有所顧慮。只好閉著,難耐的,等著他將自己的雙腿打開。他替她打開了,舌頭順著小丘往下,探進縫中,她忍不住將自己的腿再打開些,他頓了頓,她依然緊閉著雙眼。彷彿知道她的期待與焦慮,他復又埋首在她股間,長著繭的指腹搓磨著她的陰唇,暗粉色光滑的肉肉,輕輕用牙齒咬開包在其中的小唇。
這時候她再也忍耐不住,溢出一聲吟哦,可是還想要他更多、更大膽的對待,只好瞇著眼睛凝視腿間的男人。弗雷特里西了解她的想法,不需要她明講(她可能也說不出所以然),伸出手指掰開那兩瓣小唇,粉紅色的小小半月形、尿道口與陰道口所在的嫩肉展現在眼前,有時候,他會惡意的以舌尖挑著尿道口。
她的陰道溽濕起來,在更早的時候就濕了,她反應良好,對弗雷特里西所有的碰觸都相當敏感。然後弗雷特里西會咬住她因為興奮而突起的陰蒂。
『啊!』她驚呼出聲,睜開過于純粹的藍眼睛,身體弓了起來,顫抖著手抱住弗雷特里西的頭。『弗雷哥哥、弗雷哥哥……』她帶著哭腔地喊道,整個人開始融化,愈來愈濕潤,他的手指繼續探向她內裏,撫過處女膜伸進陰道中,通常使用一根指頭,像攀爬的人一點點在她陰道上壁逡巡、摩娑,找著她那最有感覺的一點。另一手輕按著她的小肚子。此時的她像要融化成水,溫柔得像水,她的力氣全在他的掌握中,腦袋昏沉,甚麼都不能想。然後一個激靈,弗雷特里西找到了她的那一點,她像離水的魚彈跳起來又迅即死亡,軟綿綿地任憑他宰割,因為快樂而哽咽抽泣起來。
『弗雷哥哥,我要尿尿……』她哭著喊道,身體不安地扭動,但是弗雷特里西不理她,她也知道他不會說任何話。她尖叫、喊著他的名字,忽然覺得不想要他的手指了,她想要更大的東西,像是,弗雷哥哥的小弟弟。
她抽了抽,兩腿伸直打開,自尿尿的地方噴出許多水,噴得弗雷特里西滿臉都是,第一次的時候她萬分羞恥、愧疚,甚至好幾天不敢再去弗雷哥哥那裏,直到後來鼓起勇氣到他家道歉,才被弗雷特里西又心疼又好笑的抱在懷裏告訴她不要介意這種事。
『這是妳很舒服的意思,我也會很高興。』即使弗雷特里西這麼說,也不代表她一點心結都沒有。
當然,後來他們找到兩全其美的方式,這又是後話了。
弗雷特里西抬起頭,兩雙眼睛四目交接,他抹了抹她噴在他臉上的液體,送進嘴裏舔了舔。她的臉因為羞恥而通紅,心臟猛烈地跳了起來。
『為甚麼害羞?』弗雷特里西壓在她耳邊說話,語氣中帶點調笑,她既喜歡又討厭他這種時候的輕佻。『妳很甜,就像蛋糕上的草莓一樣。』
當時的她辨別不了這是床笫間才有的情話,也不知道弗雷特里西從不對其他睡過的女人說這些,甚至有些糾結,弗雷哥哥其實並不喜歡吃草莓這件事。
她別過頭去,弗雷特里西捏著她的下巴讓她轉回臉,帶點強勢地親吻她的唇。她在舌尖上嚐到自己的味道,酸酸澀澀的,怎麼會甜呢?但是她決定忘記這件事,關于草莓與甜不甜的瑣事,沉浸在弗雷特里西給她的親吻裏。他親她的時候,並不像愛撫她時那般溫柔,而是帶著侵略感的專制。尤其是他的舌頭,對于挑逗她的舌總是不留餘力,讓她的舌尖麻了起來,連動著讓下體也分泌出些微液體。
『弗雷哥哥。』她溫柔似水的喚道,並不知道自己的藍眼睛多讓弗雷特里西抓狂,必須忍耐住想進入她身體中狠狠抽送的慾望。因為她的眼睛釀著太多感情了,多到像在咬嚙著弗雷特里西心中蠢動的念頭。『我想要那個。』
弗雷特里西撫摸著她胸乳的手停了下來。
『不可以。』
『為甚麼?』
『不行就是不行。』
她不死心。『我不要我舒服而已,弗雷哥哥也要─…』
『妳不用擔心這個。』
她扁嘴瞅著弗雷特里西。後者裝出不說二話的態度回敬她,大眼瞪小眼好一會兒,弗雷特里西先舉起白旗。
『好吧。』
『我可以幫弗雷哥哥舔,』
『比起舔,妳更想要別的吧?』弗雷特里西大笑起來,連她那一點彆腳的小心機都覺得可愛不已。但說真的,她想要的對他來說可不只有爽快而已,事實上還挺吃力不討好。『那麼,試著自己動動看?』他挽住她的腰,略施巧勁讓她趴在他身上,勃起的陰莖抵著她的屁股。
『……』愛依抿抿唇,挪動身體將陰戶挨著他的陰莖。她不甚靈巧地與之磨擦,批散開來的金髮蓬鬆地垂落在胸前。弗雷特里西好整以暇地看著她盡力的模樣,心念一動伸手撫向愛依的臀丘。
『?!』愛依感覺到他的手指不安份地按在陰道口周圍,像是觸動了甚麼,自她粉紅色的肉中滲出黏稠的液體,與她陰道中流出的水相同,她難受地喘了起來─他的手指在摳著那裏,搔癢著,讓她四肢發軟。
終于她向他求救。眼淚都要掉下來般的、無助的求救。
『弗雷哥哥,幫幫我……』
『嗯。』他應了一聲,似乎有些冷淡。但還是幫助她改變姿勢。『趴著,屁股翹高,我會幫妳,但妳自己也要努力;』
『嗯、嗯!』弗雷特里西的指頭捏玩著她的陰蒂,她只能點點頭,任憑他將自己的臀部抬高。
然後他從後環抱住她,密實地,胸膛貼著她窄小的背。龜頭抵住她的陰唇上方。『腿要夾緊,知道麼?』
『好、』
『乖孩子。』弗雷特里西溢出微微的歎息,箍住她的腰,動了起來。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