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07

[Unlight]1004

Adult's Picture Book: Breed Love〈4〉(閃x犬性轉)




弗雷特里西x艾依查庫(性轉換幼女器官片段文
AU背景。艾依性轉名字捏造。
男性向。(如斷然不能接受成年男子與未成年少女性愛描寫,請萬萬別入內觀看。
愛情故事。(附註:此系列全為片段。



哥哥你喜歡不女
孩陪陪一喜歡下

有件事情伯恩哈德一直沒告訴自己的弟弟,普遍而言,兄弟姐妹之間有些甚麼祕密也是正常,但他與弗雷特里西比較不像一般的兄弟─除了因為他們是雙生子(儘管乍看之下長得並不相像),也因為他深愛著弗雷特里西,弗雷特里西亦深愛著他。
他們之間除卻性靈,在肉體上也有些部份是相互連接的:對于女人,對于性愛,他們擁抱對方、推卻對方、侵略對方,挑釁對方。他們不算有秘密,即使是那些沒說出口的話,在彼此心裏其實都心知肚明。
弗雷特里西對自己與年幼少女間的種種也沒有想隱瞞的意思,他與伯恩哈德通電話時常常會提到最近又想買甚麼東西給愛依卡─偶爾,他會喊她的暱稱:愛。給愛買這個、給愛買那個,拜託你了,伯恩,城裏的東西還是比較多,以前都不覺得。
他看過那個小女孩;可愛動人,一雙大大的藍眼睛像是有瀑布在嘩嘩的流,看著弗雷特里西的表情既羞澀又放縱,玫瑰色的嘴唇喜歡被弟弟親吻,柔弱無依的胸乳,細瘦的四肢,長大了鐵定是個美人,還有弗雷特里西鍾愛(也許,伯恩哈德不十分肯定)的小小的腹丘,連著女性隱約的迷人的祕境,濕潤的、散發著女孩的香氣,他頗肯定弗雷特里西的眼光,即使她年紀小了點、在思維上不能與成年男子構成水平,但也是個迷人的小東西。
弗雷特里西被隊上臨時喊了回去那天,伯恩哈德正好休假。他在前一天時搭了車回去,因此沒碰到自己的雙胞胎弟弟。當他推開自家修葺好的木門,踩在鋪于泥土上的石板路時,也不預設自己會遇到愛依卡,儘管當他看見那個坐在客廳木椅上畫圖的少女時並不驚訝(甚至挺理所當然),他還是認為自己並不如弟弟所言抱持某種陰謀突如其來地返家,只是剛巧遇見而已。
少女握著蠟筆,看到陌生人推開門時顯得十分驚訝,未竟的線條卡在半途,釘死在圖畫紙上。她似乎想站起身,但又怕驚動了甚麼,只好僵直地坐在原處,不解又戒備地凝視著伯恩哈德。
『弗雷哥哥…?』她小聲地喚道,對眼下不在此地的男人求救。
『他有事情離開,今天不會回來。』伯恩哈德帶上門,神情漠然地看著少女。『他沒跟妳說麼?』
『大哥哥認識弗雷哥哥麼?』
『嗯。我們是兄弟。』
『大哥哥是弗雷哥哥的哥哥?』
『是。』
少女似乎鬆了口氣,她睜著眼睛瞅著他半晌,流露出一絲笑容。『大哥哥,和弗雷哥哥有點像呢,』
『妳這麼認為?』伯恩哈德走近少女,她穿著白色背心連身裙,上頭滾綴著藍色的蕾絲緞帶。『弗雷……今天沒辦法陪妳。』糾結半天還是喊不出「弗雷哥哥」四個字,伯恩哈德果斷放棄。
『嗯。』少女垂下眼睛,濃密纖長的眼睫遮不住落寞。
『我陪妳玩。』
少女抬起臉,歪著頭表示疑問。
『陪妳玩,就像弗雷平常做的一樣。妳可以叫我伯恩……伯恩哈德。』
『伯恩,哥哥?』
『嗯。』他點點頭,愛依軟軟的童音聽在他耳中竟頗受用,他忍不住思考起弗雷特里西的場合。
『盪鞦韆!弗雷哥哥答應我今天要陪我玩鞦韆,』愛依興高采烈地說道,『可以麼,伯恩哥哥?』
少女滿懷期待地看著他,他又點了頭,任憑愛依抓握住他的食指,拉著他走了出去。

**

即使伯恩哈德早前看過弗雷特里西幹了甚麼好事,也不意外實際上弗雷特里西花了一些心思在讓愛依不感到無聊上頭。庭院裏的鞦韆也好,挖出來的小沙坑也罷,水池中雜生的浮萍與水草也被清除乾淨,清澈的池水中幾條小魚悠然擺動;伯恩哈德在庭院中陪著少女玩耍,直到陽光終于強烈得讓愛依失了玩樂的興致,汗水順著臉頰邊滑下時,他才提議不如進屋內稍作休息。
女孩進門後,一溜煙跑進廚房中拿出兩個杯子,爬到桌子上倒了兩杯水,一杯遞給伯恩哈德。
『伯恩哥哥,給你,』
『嗯、謝謝。』
少女給他一記笑靨,仰起脖子一口氣將杯中液體飲盡。
屋內比室外暗了些,但還不到需要開燈的地步。愛依的肌膚漾著絲綢般的光澤,一滴滴汗水順著頸線滑下,蛋殼白的連身背心裙透著她的肌理,胸前微隆,幾綹金髮黏貼在頸項上。
『換一件衣服吧,』伯恩哈德為她再倒了杯水,愛依卻勾著腳有些囁嚅起來。
『…哥哥會……』
『我聽不清楚,』
『伯恩哥哥也會幫我洗澡麼?』
『……』伯恩哈德按耐住笑意,反問道:『妳希望我這麼做?』
『不、不是,』一抹紅雲捲上愛依的臉頰,她連忙搖頭。『只是弗雷哥哥都會幫我洗澡,還有幫我換衣服。』
『然後呢?他還會做甚麼?』
愛依曲起一條腿,用腳尖蹭了蹭另一條小腿肚。這是她無意識下的舉動,卻充滿愛嬌之情,帶著點天真的性感,兩隻手捏著裙襬,眼睛裏有著濕潤的渴望。
『這樣吧,我在旁邊陪妳,妳只要告訴我弗雷怎麼做就好了,需要幫忙時再告訴我,好不好?』伯恩哈德放軟了聲音,他忽然覺得也許弟弟在這個少女面前其實抬不起頭,她的一切渴求如此安靜可愛,你不忍戳破她,更想為她達成。
『好。』愛依小聲說道,轉身走進浴室。伯恩哈德望著她的背影,心裏想著不知道弟弟都把她的衣服放在哪裏。


所幸伯恩哈德很快就找到少女的衣服,那些他寄過來的林林總總,他隨意挑了一件,脫去自己的外衣,捲起褲腳走進浴室。
愛依弓身坐在浴缸裏,伯恩哈德扭開水,溫熱的水唰唰地流了出來。
他注意到愛依脫下的衣物中沒有內褲。
『我就在這裏,告訴我,平常弗雷怎麼幫妳洗?』
『弗雷哥哥會先幫我洗腳……』少女抓握住自己的腳指頭,圓圓的腳指,淺淺的粉色浸染著小巧的指甲。
『用手?』
『不是,用嘴巴……』伯恩哈德腦海中浮現出弗雷特里西吸吮著少女足尖的畫面,他輕輕歎了一聲。
『然後?』
『然後,弗雷哥哥會親上來……他的手會摸我、很舒服、』愛依將手掌蓋住自己的脖頸,緩緩滑至胸前。『摸這裏。』
女孩的乳蕾顫顫地,粉紅色的果實巍巍,她幼嫩的指尖撫過,在他的注視下溢出小聲的嚶嚀。
『他會說甚麼?』
『他說:「愛,妳真漂亮……好可愛」,我、我喜歡弗雷哥哥叫我愛,沒有人這樣叫過我。』
『─』
『可是,有時候弗雷哥哥會做好色的事,』
『是麼?』伯恩哈德忍不住笑了出聲。
『就是……很色呀,他會舔我,說我這裏像糖果,小小的,讓他想咬一口。』愛依捏住自己的乳尖,彷彿弗雷特里西正咬著一樣,她的雙腿不安地並攏又打開,腿間的嫩穴若隱若現。『可是,弗雷哥哥最喜歡的是這裏。』
伯恩哈德走上前,握著愛依雙膝將她的腿拉開。她嚇了一跳,尖聲叫了起來。
『不要!不要!弗雷哥哥!』
『對不起,嚇著妳了,』愛依試圖將雙腿併起,伯恩哈德放開手。『不想給我看是麼?』
『我只想要弗雷哥哥,』女孩誠實地回答,『他要看我的小妹妹,我就給他看。』
『那妳當作他在看,我不會再碰妳,除非妳要我做些甚麼,』
『我覺得你們有點像……』愛依停頓半晌,在思考著詞彙。她試圖解釋為甚麼願意讓伯恩哈德看她的身體,卻不願意讓他觸碰。在她心裏姑且算有著明確的答案,但她不知該做何描述。
『當作是他在看妳,其他別多想。』伯恩哈德安撫道,愛依咬了咬唇,放鬆了身體。『他最喜歡妳哪裏?』
『我的─我的小妹妹,』愛依慢慢地、小心地張開腿,水依然流著,卻因為沒人將塞子塞住而始終淺淺地匯聚在浴缸底部。幼女小小的洞口被水流浸淫,飽滿圓潤的陰唇映著淡淡的光澤。
『他也幫妳洗這邊?』
『嗯,弗雷哥哥粗粗的指頭會搓著尿尿的地方,每次都讓我好癢……』愛依撥開大陰唇,花瓣形的小陰唇微微伸展開來,她用指尖輕輕刮著,胸脯一起一伏。『然後他會舔我尿尿的地方,不准我把腿合起來,一定要打得開開的,可是我覺得好丟臉─…』
『但妳還是照他說的話做了,』
『因為我好舒服,癢癢的,但很舒服;有時候,他要我用手把小妹妹打開,可是不摸我,也不舔我,這時候的弗雷哥哥很壞,可是我不這樣做,他會更壞。』
『怎樣壞?』
愛依的臉蛋更加紅潤起來。『他……他會用小弟弟戳我,然後要我舔;舔他的小弟弟,』
『不喜歡麼,』
『不會不喜歡……可是我覺得小弟弟噴出來的白白的東西味道好奇怪。』
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咋了咋舌,少女將手指移向微微突起的陰蒂,繞著圓圈搓揉著,她的聲音尖細起來,喘聲越來越淫靡。
『啊、啊!』
『他除了要妳舔,還用小弟弟做了甚麼;』
『弗雷哥哥,會先把手指放進小妹妹裏,然後……嗯、按著我的這裏,我會變得好濕好濕,啊啊!好舒服、弗雷─哥哥!』
愛依將指頭探進陰道口,另一手持續按捏著陰蒂,伯恩哈德的視線始終沒從她的下體移開,因為他知道她想要這樣,在她的想像中現在注視著她的人正是弗雷特里西,她想念他與她玩的身體遊戲。
『我、我,我喜歡讓小妹妹吸著弗雷哥哥的手指頭,因為弗雷哥哥會很高興,小弟弟又硬起來,我覺得想尿尿,有時候、啊……真的會尿出來,可是,弗雷哥哥不會罵我……』少女不自覺地舔了舔口中的犬牙,嬌喘著扭動起身體,她甚至將放在陰道中的指頭增加,似乎試著模擬弗雷特里西指頭的寬度。
『弗、雷,哥哥……啊啊!嗯……好舒服……啊……』她藍色的眼睛裏已經沒有伯恩哈德,而是她滿心眼兒裏的弗雷哥哥,少女纖細的雙足指尖曲起,喘著、叫著、撒嬌的呻吟著,伯恩哈德靜靜地看著少女自慰,她喊著弗雷特里西的聲音裏滿是愛意。
『弗雷─哥哥!』一陣激盪後,愛依癱軟在浴缸中,她不饜足的搓著乳蕾,對著伯恩哈德說道:『弗雷哥哥……愛依想要你。』
『所以,他怎麼做,他給你甚麼?』
『弗雷哥哥會用小弟弟磨擦這裏,』少女輕輕撫著自己的下體,方才的淫浪又回復至羞澀的少女,仰靠著的她美艷又清純,愛依小聲說道:『其實有點痛,弗雷哥哥好多時候都很用力……小妹妹會燙燙的,走路時都不舒服。』
『可是,我最喜歡弗雷哥哥把白白的東西弄進來,小弟弟的頭壓著小洞洞,熱熱的東西就流進來了,溫溫的,肚子也跟著變得好熱……』
伯恩哈德認為有些事情他不得不雞婆,他蹲下身,與愛依平視。
『愛依,妳來月經了麼?』
『月經?』
『紅黑色,像血……水一樣的東西,會從洞裏流出來,』
『沒有。』愛依搖搖頭,像是想起甚麼,她又說道:『弗雷哥哥也有問過我。』
『是麼,』伯恩哈德喃喃道,他陷入思考,半晌,愛依打了個噴嚏。『好了,我可以碰妳了麼?』
『伯恩哥哥?』
『幫妳擦乾穿衣服,免得感冒。』
當愛依看到他拿進來的衣物時顯得很高興,那是她最喜歡的洋裝,粉色的細肩帶大露背連身裙。雖然她說回家時會換上原本穿的衣服,倒也不覺得可惜,對她而言,那些衣飾存在的意義就是讓弗雷特里西多疼愛她一些,她對獲得弗雷特里西的寵愛就像貪婪的小怪獸,多沒有終點,卻不能夠少一分。
伯恩哈德表示在弟弟回家前他會擔起看家的責任。他問愛依需不需要送她回家。
『不用,謝謝哥哥。我可以自己走。』他注意到少女的鞋子相當磨腳,不禁忖思為何弗雷特里西未曾要他買過鞋子。即使不合腳也能換,至少質料會好些。『伯恩哥哥,明天就見得到弗雷哥哥了麼?』
『可以,他(大概)中午前就會回來了。』
『真的麼?希望明天快點來!我好想見弗雷哥哥哦,』
『真的。但是,妳要答應我一件事,否則妳可能永遠都見不到他,』
『甚麼事?為甚麼我會再也看不到弗雷哥哥?』少女神色有些驚惶,她忙不迭地問。
『今天發生的事情,不能對弗雷說。』伯恩哈德蹲下身,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我問妳的事,陪妳洗澡的事,這些都不能說。明白麼?』
『嗯!』
『乖孩子。』伯恩哈德伸出手,『打勾勾,誰做不到就是小狗。』
『打勾勾!』女孩乾脆地勾著他的小指,姆指相連。
『快回去吧,別讓爸爸媽媽擔心。』
『伯恩哥哥,明天見!』
『明天見。』
金髮少女邊揮手邊跑了遠去,伯恩哈德在門口駐足了一會,轉身回到屋內。雖然與女孩約定將今天發生的事當作秘密,但他也清楚,等明日弗雷特里西回來,看到他,憑著兄弟之間的默契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他一半好奇,一半不帶感情,審視著自己的弟弟與那個小女生之間的種種,他喜歡她無庸置疑,但她對他呢?信任、慾求、倚賴;他們之間即使飽含著喜歡的情感都沒所謂,但如果弗雷特里西那方確實是愛情呢?愛依懂得甚麼是愛情?她還小,也許被快感沖昏頭,也許覺得這只是一種遊戲,可是她會長大,長大以後呢?他不在意是否在她成長後會因為了解這些而受創,只是不願自己的弟弟成為被憎恨的對象─尤其(假若)他真心愛上的對象去恨他、遠離他,這時候的自己又能做甚麼?
動了真情的人比甚麼都可恨。伯恩哈德讓自己陷進老舊的沙發(椅套倒是很乾淨),想起了某個也有對藍眼珠的人。他大致上了解,弗雷特里西早就想到這些,他不可能沒考慮到。只是他意外自己的弟弟也有拖泥帶水的時候,愛依還是個處女,這個發現簡直讓他啞然失笑。但他不確定弗雷特里西是否願意與他討論關于愛依的話題,即使他在電話中總是不時提起她。
伯恩哈德閉上眼,忽然感覺,雙胞胎弟弟的休假比他想像中要來得長久。明天就能見到他了。然而弗雷特里西可能說出口的第一句話,他卻怎樣也想像不出。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