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6

[Unlight]0026

Du lieber Bernhard[mit 371](伯恩中心)





OC有,不適者止步。
※與《成人繪本》有些微關聯,但仍可視為獨立篇章觀看。


伯恩哈德(Bernhard)踩過地上的枯葉來到營區邊上一小塊未記名區域時,女人們還沒上工。
簡陋的小屋透出生活的氣息,誰家的茶壺正尖聲作響,窄小的陽台上晾著女性衣物,幾件樸實得令人意外的睡衣,烤鬆餅的味道,以及蘋果紅茶的酚香。
371號小屋前有個女人正坐在躺椅上塗指甲油,她的頭髮已上完髮捲,素著一張臉未施脂粉;不知是她耳朵太尖還是眼睛太利,伯恩哈德還在十幾步外時她便揮舞著手(順便讓上頭的顏料風乾),大聲喊道:『嘿,雙胞胎的哥哥!』
一群女人從窗戶或門邊探出頭來,她們多半還是自己最原始的樣子,穿著內褲胸衣朝他揮手,他向她們點頭致意,她們湊在一堆笑成一團。
躺椅上的女人站起身,趿著涼鞋的腳趾上點著鮮豔的蔻丹,她笑著要伯恩哈德過去,濕潤明亮的藍眼睛望著他,說道:『親愛的,你也來得太早了。想要誰陪你?我看現在姐妹們沒有一個準備好。』
『妳就好。』
『我可還沒打算開始營業,』她打了個呵欠,漫不經心地說道:『連妝都還沒化。』
『我比較喜歡妳們沒化妝的樣子。』
『哦、哦。』她點點頭,要他等一下,走進屋內一會兒,然後端了一杯咖啡出來。『拿去。』
伯恩哈德接過咖啡,沒有加糖,味道苦中帶酸,正好是他喜歡的口感。371號房的女人點起一支菸,隨口說道:『知道不?你那個雙胞胎弟弟喜歡金髮碧眼,之前連著三天都只找373─我隔壁的隔壁,那個金髮碧眼的小甜心,攪得人家以為自己有機會,成天緊張開心神經質。』
『這麼說妳常看見他。』
『不常。從沒看過你們倆兄弟一起來。只有一次吧?那時候連做到一半的小妞都跑到窗戶邊看,嘩!年輕男孩,有沒有機會成為男朋友?男孩朋友?』
『能成為妳們的男朋友,那真是蒙妳們看得上眼。』伯恩哈德笑了笑,語氣中倒沒有甚麼諷刺,他和弗雷特里西(Friedrich)都很清楚她們比自己更了解男人,從未覺得她們有甚麼羞于見人。真的要說,在她們回歸性愛之外的女人時,這些女子更讓他與弗雷特里西心動。掛在窗櫺上的內褲,五顏六色,有些只有胸衣,一個乾乾瘦瘦的女人曾對他說:「要內褲幹嘛?反正總要脫掉。」他問,那妳停工期(月事來潮)呢?「是是,那時候會穿上,你這麼想看,就趁那時候來找我,我的男孩。」
但即使她們停工,穿上的也是生理褲,下海的女人沒有浪漫到還會穿著蕾絲內褲供男人觀賞。
『哎,為了你弟弟,373的小甜心還買了好幾條漂亮的蕾絲內褲─結果你弟弟就沒來了,回家休養?應該是和他的金髮碧眼小天使水乳交融去了吧上帝!耶穌!』
不得不說這些女人具有莫名敏銳的直覺,伯恩哈德又喝了口咖啡。他將咖啡放在躺椅上,自口袋掏出菸盒。
『我真擔心他。』
『你弟弟?』
『是。』
『真的遇到他的金髮碧眼小天使啦?』371的女人為自己的鐵口直斷嚇了一跳,伯恩哈德劃了根火柴,緩緩將煙霧吸進肺裏。
『是天使還是妖精就不知道了。』
『有甚麼差別?最後總會成為妖精的。』女人抬手解開頭上的髮捲。『別忘了提醒你弟弟給她錢。』
『我想他並不認為自己在買─』伯恩哈德頓了頓,想著該怎麼措詞。『一夜春宵。』
『一夜春宵?哈哈哈哈─…』她大笑起來,嗓音有些發乾。『知道天使怎麼成為妖精麼?當她發現別人願意用現金買它,那個褪下內褲的活,就算拿支雞毛都能讓她躺平。別以為人家現在不覺得他欠她,除非你弟弟甘願她只是個小天使,擺著看?去他媽的沒欠小天使甚麼,不如用錢討好小妖精。』
女人快活地發狠,她真是個魔女。伯恩哈德吸了口菸,這大概是自己為何喜歡找她的原因。她對愛情依然抱著某程度的童話臆想,即使她仇視普天之下所有男人,卻仍然在以一張票子換得的時間裏給他千篇一律的溫柔鄉;伯恩哈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特別的,但她惡毒的嘴會在那段時間將憤恨轉化,轉為清脆的笑聲與嬌喘。
『妳認為我去讓她成為妖精怎麼樣?』伯恩哈德自說自話,371的女人看了他一眼。
『男人都一樣。』她聳聳肩,沒有明確表態。
伯恩哈德拿起椅子上的咖啡,配著菸將之飲盡。女人遞來一方菸灰缸,他將菸蒂摁熄,忖思著自己對弗雷特里西的夢幻少女究竟抱持著怎樣的恨意。照理說,他應該只會把這段弟弟的感情看作是一段無知無聊造就的經歷;但可惜他們是兄弟,而且幾乎了解對方在想甚麼。即使不是全部。
女人將頭上的髮捲全解開了,弧度優美的鬈髮柔弱地披在肩上。她水淋淋的藍眼珠與裸露在短褲外的長腿,背心內尖挺的胸乳都在他眼前跳動著。伯恩哈德拿出票紙,女人接了過去。
『棕髮真不錯。』伯恩哈德踏進門框時這麼說道。
女人回過頭望了他一眼,將上身的背心脫去。『這可是真髮。你以為是染的麼?』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