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2

[Unlight]0100

"Bernadette(*1)"(米/伯性轉)



深夜的作戰指揮室燈火通明,臨時的作戰會議如夜中的滂沱大雨來得猝不及防,長型的指揮桌圍坐著人,D中隊隊長正站在投射牆前,簡報的光影遮掩住他一部份臉孔。
米利安盤著雙臂,偶爾望著自己的部下─D中隊小隊長─她在睡眠中被通知聲敲醒,背心外只批著件外套,頭髮比之往常還要蓬鬆些,疊著長腿,沒有甚麼表情。工程師正說明適才簡報中的數字,試圖將數字與需要的戰士數目作連結,他們欲說服的對象顯然是坐在桌前的小隊長─蓓恩黛特,而不是站在會議室一隅的米利安。
『生成的速度與量雖然不多,但質地堅實,如果能夠順利回收核心,合理推測能有前所未見的研究成果。』
『目前能擔負此責任者恐怕非D中隊莫屬,』
蓓恩黛特輕輕敲著桌面,她看了一眼上頭的文件,她的小隊並不在名單上,尤其又是如此緊急的臨時會議,不須多想也知道工程師在原先的估算上出了誤差,事實上,她三個小時前才回營,與上頭提交報告後至醫務室處理傷口,約莫一小時多前躺下。然後,內線打來電話要她至作戰會議室,坐下前桌上擺了一份給她的報告書,她隨意瀏覽一會,米利安,她的上司偶爾看她幾眼,她知道他想說甚麼。
『有時候,我整晚坐在這裏,直到我覺得─聽你們說一些或浮誇或實在的數字就是一種愚蠢的拖磨,我就感到一股世界非毀滅不可的戰慄。』
『抱歉,您說甚麼?』
『我說在這裏讓你們說服是毫無意味、豪無意義的。』
她瘦削的面頰不帶笑意,也看不出怒氣,骨節分明的手掌自外套拿出一支雪茄,放進嘴中點起了火。米利安微微歎口氣,因為太過輕微以至于沒有任何人察覺到他的歎息。
作戰會議室鴉雀無聲,一切像壟罩在黑暗之中期待著閃電那樣,多數時候工程師們面對的是各大隊至中隊隊長階層,這一次的緊急會議雖不至到紆尊降貴的程度,也並非第一次認識從屬D中隊的小隊長,但她的話語就像雷雨之中一刻不停的雷聲打得人耳內轟鳴。
『我的部下們多半還在病床上,人數少了幾個這種問題我想你們不會拿來問我─要出動一支兵員不及25人的隊伍,我不了解有甚麼理由能讓我在這份文件上簽字。』
『若是人員補足問題,這不是我們能夠置喙的;』
『推麻煩事倒是很乾淨俐落,』
『米利安中隊長……
工程師之一朝米利安發話,後者走至會議桌緣,推了杯水在蓓恩黛特面前。
『確實在計算方面有些誤差,以目前可調度的軍隊而言不足以應付這類強度的渦。D中隊將參與這場作戰,不過,妳的隊伍尚需商榷,所以請妳過來。』
蓓恩黛特淡綠色的雙眼看向上司,她向後靠在椅背上,抿起雙唇。
『若有必要,會從其他中隊調度士兵給妳。簡單來說,各中隊內部會做調整,不足人數則會合併,屆時妳帶的隊伍中不僅僅只有D中隊的人,也可能加入其他中隊的弟兄。』
『這是在我來以前你與工程師開會的結果?』蓓恩黛特問道,米利安不置可否。
『命令尚未生效,因為我想詢問妳的意見。』
……我需要調度名單。』
米利安點點頭。『人事部傳下來會給妳一份。』
『不,不只是備份,』蓓恩黛特說道,她的指節復又輕敲著桌面。『我有駁回的權利。』
『可以,這正是我找妳來的原因。』米利安說道,彎下腰(他太過高大,桌子在他身前簡直像玩具)挪動她面前的文件。『簽名是目的之一,但不是問題核心。一方面也需要讓妳了解工程師對作戰的評估及建議,這對妳整合隊伍有好處。』
她骨感的手指碰著他的,蓓恩黛特簽了名。
『辛苦了。』也不知在對誰說,米利安收了文件,朗聲說道:『散會。』
蓓恩黛特站起身,她看看時鐘,拉攏了外套拾起桌上的紙張。米利安不緊不慢地說道:『蓓恩,等一下。』
D中隊隊長收起屏幕,檢查門窗,關了燈。他走向站在門邊的蓓恩黛特,走廊一片漆黑,進入節電模式的廊道連暖氣都省了。
『妳不該只批著外套就過來。』米利安關上會議室的門,走廊緩慢地亮起燈光。
『你不該讓那些工程師直接面對我。』蓓恩黛特說道,米利安稍稍牽起唇角。
『當然有必要,』他走到蓓恩黛特身邊,伸出一臂攬住她,她十分高挑,然而在他身邊竟顯得有些嬌小。『傷口復原所需的時間醫護官怎麼說?』
『好好休養約莫一周。』她靠著米利安,兩人緩步前進。攬著她的手臂堅韌粗獷,體溫熨貼著,卻沒有一絲曖昧之情─也許是兩個人已經太過熟悉,他觸碰過她身體上的許多地方,她的腰、腿─胸脯,但多是戰鬥中的緊急包紮,她對他的碰觸不抱太多想法。
『那就好好休息,這一周不會指派任務給妳,何況人事調動也需要時間。』
『你早就決定要重新整合各隊了不是麼?』
『倒不是我說要就辦得到。』
『我不理解特別拿張紙要我簽字的用意何在,』
『避免有人說閑話。』米利安說道,蓓恩黛特挑了挑眉。『我確實計畫重新整合隊伍,不過其他中隊不在我的管轄範圍。我關心的重點在于D中隊,特別是妳的小隊,我希望能多提撥兵員給妳。』
『嗯。』
『身為中隊長,很多時候必須在後方指揮,由我往上申請調派理所當然,但對象是妳。』米利安頓了頓,『分析組私下告訴我,大部分工程師認為妳的小隊耗損率偏低,應該將任務等級呈反比提升,以求最大的功率。』
『該感謝他們的信任麼?』
『當然,我也很信任妳。』米利安說道。『但我反對在持續增加傷員的情形下調整妳的出動次數與任務等級。最好的辦法是擴大調派範圍,讓上面不至認為我在針對妳。因此這次的調度同意書我亦發至其他中隊與小隊,簽名不過是形式上的動作。』
『就像今晚的會議一樣。』蓓恩黛特回道,兩人陷入沉默。
『要我同意以現階段的D中隊作戰是不可能的,』
『所以要我扮黑臉麼,』
『妳要這麼認為,我也不否認。』米利安攬著蓓恩黛特走至房門口,他稍為抬起她受傷的手臂度量一陣。『短時間內能夠握刀麼?』
『我不確定。』
『明天會撥給妳幾把新的短刀,暫時別拿妳慣用的那把。』
『不是說這一周不會有任務下來麼?』
『是。但為了妳的安全著想,身上隨時帶著武器總好過赤手空拳。』
他在說之前有人意圖強暴她的事,何況自己有幾斤兩的魅力,蓓恩黛特心中也有個底。
『好好睡一覺。晚安。』
『問你一個問題。』
『嗯。』
『為甚麼你從不對我有非分之想?』
米利安怔了怔,顯然想不到她會投出這樣的疑問。
『妳希望我怎麼回答?』
『我沒甚麼希望聽到的答案。』
『那麼,等妳想和我上床時再討論吧。』
蓓恩黛特聳了聳肩。
『也好。晚安。』


*1BernadetteBernhard之變體(陰性),德語發音近似「貝爾納黛特」,這裏省略一些讀音轉為蓓恩黛特。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