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3

[DC]010

The Darkened Dream(Dick/Damian)



※重啟(New!52)BR背景,參考些許重啟後《蝙蝠俠與羅賓》中達米安的夢境。
※未成年性描寫有。


達米安(Damian Wayne)轉動門把,門板輕輕朝裏滑開,窗外淅瀝呼嘯的風雨聲籠罩住門軸輕微的吱啞,閃電劈出的光亮讓房中一隅瞬間清晰可見。理查德(Richard Grayson)─迪克側臥在床墊一邊,雷聲似乎未干擾他的安眠,至少每當達米安將他從睡夢中喚醒時,他總表現得像是只因達米安的潛入而甦醒,達米安摩娑著被衾的聲音喚醒他,彷彿那遠比雷聲還要鏗鏘。
達米安躺上空著的一邊,床墊隨著放鬆的肢體深陷,他可真是個又小又結實的孩子(儘管他只承認自己實際年齡而非心智年齡上的歸類),細長四肢上的肌理彈性、蘊含著力量,即使疤痕遍布依然保有孩童的柔嫩(確實在一般的同齡孩子相比較下有些粗糙),手腳顯得特別修長,杰森(Jason Todd)總是揶揄他像某種足肢發達的昆蟲─該死的陶德。
迪克動了動,轉過身面對著他。『達米安?』達米安沒吱聲,格雷森明明知道的。迪克又低喃了一遍他的名字,伸出手握住達米安的臂膀。事實上,他對肢體的碰觸習慣性地感到不適,所以他總在迪克每一步接續或者並不連貫的動作中微微顫動著。他在抵抗自己的防衛心,抵抗反感,在他無盡的黝暗夢境中重新體驗它們─那些迪克施加的觸摸、情緒表達、擁抱─然後墜入僅只有他與迪克的瘋狂世界之中。
就這一點,達米安時常感覺自己失敗得澈底。
他放鬆被迪克抓握著的手臂,挪動身體靠向迪克。年長男人的嗓音嚥在咽喉深處轟鳴著,然而他聽得清楚。反正不是甚麼重要的話。他隨便應答著「不,我不渴」,「別想要我這時候吃小甜餅」,「只是個夢」等等。這很奇異,當他與迪克已經決定這個晚上要做些甚麼時,兩人的慾望卻沒有明顯躁動或高漲(即使開始之後仍然有某種程度的高潮),迪克對他的關心顯然比其他甚麼要多得多。
一道閃電照亮了迪克的臉龐,他嬰兒藍的眼睛被強光沖刷褪色,憂愁而困擾地望著達米安。他有力的手掌捧著達米安的面頰,達米安噘了噘嘴,他擅長把自己的臉擠成一團小豬玀樣,顯得圓潤的臉蛋更貼近一個普通的孩子(他不普通,但是個孩子),迪克親吻他噘起的嘴唇,果凍般的雙唇柔軟濕潤,達米安顯而易見地顫了顫,隨後惱怒地發出一聲哼哼。
迪克知道他不是在為這個吻惱怒,而是為自己的反應。這總讓他很為達米安憂慮,因為達米安甚麼錯也沒有。孩子的手掌搭握住他的手腕,短短的指甲掐著迪克的肌肉,他表現得像是要阻止迪克,卻不明確表示是阻止他繼續下去,還是阻止他離開。達米安一邊懷著習慣性的抗拒一邊打開與迪克之間那道通往詭異恐怖─只有他們二人的世界的門扉。不幸的是那股駭人,詭譎的認知是現階段的達米安非常喜愛非常迷戀的地獄般地存在,而他一向不容許自己迷戀某樣物件。
達米安伸出舌尖,嘗試著突入迪克的唇齒。但後者對他的思慮讓他沒有成功,他苦惱地喘息著,嘶聲說道:『格雷森。』
『嘿,達米,放鬆一些,好麼?』年長男人揉了揉他的臉,撳撳他的小鼻子,達米安鬆了手,黑暗中無法辨識迪克的手腕是否被他掐出痕跡,但即使是他這般抓握住男人的手,迪克依然能做到任何他想做的事。
迪克解開他睡衣上的鈕扣,粗糙溫暖的手掌撫上胸腹,這次達米安有了心理準備,順利免去一次隱藏不了的輕顫。這讓他感覺好多了,他伸展手臂讓迪克脫去上身的衣物,迪克的手穿過他腰部下方摟住了他。
『格雷森。』他又複述一遍,迪克的舌在他兩瓣唇之間游移,達米安張開嘴,但迪克只是緩慢地滑過他的齒列,這讓男孩發出不滿的嘟噥。
『達米安,伸出舌頭,』
『嘖,』
他吐出舌頭像在扮鬼臉,彷彿聽到迪克低聲地笑了,接著一塊濕軟溫熱的東西貼上來,熨熱黏滑,拖長節拍舔過他的舌腹,再以舌尖勾起軟肉前端。達米安覺得他與迪克的舌幾乎要融化在一起了,分開的部分、貼合在一起的部分,都分不清究竟是誰的舌頭。
然後迪克的嘴唇貼上了他的,舌尖探進口腔裏。迪克稍微抬起身子,一手捏住他的臉,讓舌頭挖得更深,達米安也纏住迪克的軟熱,他該閉起嘴巴一會兒,不斷張著口的結果是唾液不斷分泌,卻沒能很好地吞嚥進喉嚨裏,一些自迪克口中喥來的液體從他的唇角漏了出來。
迪克離開達米安的嘴時更多的涎液從他口中蜿蜒而下,他用拇指抹了抹達米安臉上的口水,達米安咕噥了一聲,音調略高,因為他還沒有變聲,原本這應該會是低沉的喉音,但現在聽起來只像小孩子的撒嬌。他抬手抓住迪克臉頰邊垂落的頭髮,不想他離開,而迪克也確實沒這麼做─他只是稍稍拉開一些距離,低頭看著孩子的臉。
達米安直直地盯著年長的男人,他的呼吸平常,相較于自己起伏得比平時來得明顯的胸膛,迪克尋常得就像甚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似的。他溫柔地問道:『要喝水麼,達米安?』卻不等他回答重新開始。「見鬼得我才不要喝你的口水」達米安蹙起眉,習慣性地噘起雙唇,讓迪克更加容易(大概)地啄吻他。迪克身體的重量碾壓著他,這讓達米安十分真切地感受到兩人間的差異;迪克偶爾會穿著衣服睡覺(背心、四角短褲),但很多時候達米安蹭到他床上去時他是裸著的。他的肌肉厚實,上頭佈滿義警工作附帶的傷疤,一些縫合的痕跡,與錯落的彈孔。儘管如此,他的身體摸起來卻極為順手,充滿彈性與優美的稜角;還有他的臀部─如果達米安再大一些,他會更順其自然地欣賞迪克的屁股線條,尾椎的凹陷與臀丘的隆起,還有性感的股溝。假設他又更大一些─性覺醒已足夠讓他萌生抽插的慾望,那麼他也許會追求將自己的那話兒塞進迪克的屁股裏,正如現在迪克對他的某些期待。
達米安問過迪克是不是想和他做愛,當時的迪克表露出吃驚的樣子,抬起手揉揉他的頭頂。他撇開臉,解釋地說道:『我搜過網路了!』迪克含糊著說『真應該設定一些防範兒童瀏覽色情網站的機制』,『你懂那阻擋不了我查到我想知道的事情,』達米安哼了一聲。『所以你想麼?格雷森。』『好吧,說真的我不想。』迪克坦言。達米安顯得有些疑惑,迪克無奈地笑了笑,復又將手按上他的頭。『我會考慮到很多層面。』『是因為和未成年者性交是犯法的麼?』達米安問道。迪克不置可否,將目光轉向面前的電腦螢幕。對于性交的動機,達米安認為自己足夠清楚,然而在感情上他無法有明確的認同。對于同一件事情,他和迪克的看法往往也相差十萬八千里,從未少過各式各樣的爭執。
迪克的手掌摩娑著他肋骨間的凹縫,事實上,迪克的撫摸讓他感到舒服。只是一開始那股曖昧的反感總驅使他做出一些掃興的反應,而達米安多半對此感到着腦。迪克閑散地啄吻他的額頭、雙眼、鼻樑,有時候,他會伸舌舔舐達米安的眼睛。這對達米安來說很新鮮,脆弱的眼球被迪克的舌頭舔弄(迪克說嚐起來是冰涼的),當他借給迪克一隻眼睛的時候,他會安靜得像昏昏欲睡的小獸。達米安將雙手向上擺放在身側,迪克的重量依然壓著他,他動了動,迪克將他的一條腿屈起靠著自己的身體。某樣堅硬的物事抵著他的下腹,他很清楚那到底是甚麼。
達米安在基礎上不能接收迪克不想和他做愛的想法,即使他知道迪克是真的沒這念頭(他說這話時是真心的,蝙蝠家的人至少還有辨別真相與謊言的基本能力),迪克的勃起反應更多勾起他一種輕率的好奇,有時候也感到嫌惡,可是又深深喜愛著這個他自己選擇的境地。迪克的手在他的小肚子上劃著圈,儘管他身體結實,但小孩子的體徵也未完全隱藏在密集鍛鍊下長出的肌肉中。他的肚臍微凸,迪克似乎很喜歡那點小玩意,儘管他本人經常惹麻煩、擺臭臉(噘起嘴擠弄著五官,抬高下顎發出響亮的一聲咂舌),迪克大部分時候依然覺得他十分可愛。當然沒有當面稱讚過他,因為達米安可不希望別人認為自己可愛。
他那條屈起的腿被迪克抬高,睡褲從腳踝處被撥了下去,他全身只賸下一條四角短褲了;兩腿間撐起一個小三角形,他歪著頭躺在枕頭上,就著落下的閃電瞇著眼睛凝視嵌在他腿間的男人,迪克的鼻尖蹭著他肚臍旁的肌理,垂下的眼簾隱隱透著藍色的眼珠,睫毛濃密,黑髮與背景融為一體。
『格雷森,』迪克的手自四角短褲的縫隙探了進去,握住他充血的陰莖輕輕揉弄,達米安的聲音又高了一些,他看著男人張口在他肚子上咬住,本能地抽搐了一下。
『格雷森!』達米安感覺到迪克的舌頭滑過被咬著的肌膚,他咬得不輕,雙唇用力地吸吮著,他在被攻擊嘶咬的錯覺中發出一點聲音,大多數時候達米安總是很安靜,身體對性慾的反應跟不上腦袋對其的認知,以致他在迪克的愛撫下總有些後知後覺。但長久鍛鍊以來對痛楚的反射卻是敏銳的,而他正將痛苦轉化為快感,即使自己高亢的聲音經常性地惹惱他。
迪克的手不間斷地撫弄著他的勃起,達米安射不出精液,但會有一瞬間的四肢緊繃,然後疲軟下來。他不確定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高潮,但很顯然這將他從一個夢魘逼進另一個。原本是他間歇性地夢遊,在迪克發現之後被半強迫地與之同床共枕,偶爾他會將夢境訴諸紙筆,但後來轉變為自發性地走進迪克的房間。即使達米安現今仍會發夢,但也不能純粹地說只是尋求夢境之後的安寧。而他與迪克之間的事情既危險又帶著點絕望,卻仍讓他認為這個夢魘遠比之前的噩夢要來得讓人接受。(它屬于另一種層級,另一種階段的感受。)
達米安憋著聲音,呼吸急促起來,股間的手掌逗弄著他的陰莖,肚皮上還有一張嘴又咬又扯,迪克幾乎是過火了,直到達米安想到也許那是他希望自己叫出聲來。他半是譴責半是鼓勵地叫著迪克的姓氏,迪克的犬齒碾過時他發出孩子般幼細而無意義的單音節。聲音太高、太高了,他痛恨這個。
他的雙手始終向上攤放在床褥裏。直到他全身一陣劇烈的痙攣,迪克才鬆開咬著他的嘴。達米安不曉得迪克射了沒有,他的手也構不到那麼遠,窗外的風雨與雷鳴忽然回來了,一切吵雜得讓人無法忍受。達米安抬起手,一只寬大的手掌握住了他。他深呼吸一口氣,意料之中地看見迪克的臉出現在正上方。
『你還好麼,達米?』
『你也被這樣咬試試?』達米安沒好氣地回道,拉住迪克垂下的頭髮咬住他的嘴唇。他們抱在一起滾作一堆,熱切地親吻對方,不再拘泥于舌尖的糾纏而是草率、粗野地含咬、吸吮;直到達米安臉色脹紅、幾乎無法呼吸才分開。
惟一令他高興的是迪克看來也不那麼平靜了。他抵著達米安的額頭,彼此呼息交錯,低聲呢噥一些不連貫的話語。『達米安。』最後一句以他的名字作結,達米安慵懶地哼了聲:『嗯?』迪克撐起身下了床,在床邊彎下腰撫摸他的前額。
『喝杯水後睡吧。我等一下就回來。』
『嘖。』達米安稍微坐起靠著床板,接過迪克為他倒的水。黑暗中迪克似乎對他微笑,而後消失在房中的浴室門內。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