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6

[DFB]1007

反撥Kroos x Klose性轉)




Miroslava Klose設定。(不是學長,是學姐。)
※校園AU,部分角色性別轉換與名字變體。
男性向。(包含男女性角色詳細/粗略的性愛場景多向性關係特殊情結等描寫,如無法接受請勿入內,非常感謝。)
TK的私設含有部分心理問題、戀物及跟蹤等特質,請確定您可接受非典型求愛的TK再行閱讀。
※本文並非PWPR-18,僅作提醒。






米洛(Miroslava Klose)踩著步伐走出研究室時,手指勾著的車鑰匙發出鏗啷鏗啷的響聲。她步履輕快,緊實且曲線分明的雙腿踏著步子,她慣常穿著長褲,但是今日她穿了一件膝上百褶裙,頗有學生範兒。上衣是白色襯衫,略有些寬鬆,敞開的領口露出一截戴著項鍊的白皙頸子,深金的長髮柔弱地堆在肩膀上。
托尼(Toni Kroos)站在研究所門口等她,頭髮被日暮的陽光染了色,甚至有些扎眼地亮。他露出笑容,藍眼睛裏盛滿笑意。
『米洛小姐(*1)Lady Miro),』男孩接過她肩上的背包,又拿過她抱著的一疊書,他穿著制服,腳下踩著運動鞋,十足十的青春期男孩。
『你很堅持這麼叫我?』米洛笑著搖搖頭,和托尼同輩的巴斯蒂、托馬斯等人甚至會喊她“米菈”(Mira),她不明白托尼為何這麼拘謹。
『我喜歡這麼叫妳。』托尼走在她身邊,她無事一身輕了只拿著一串鑰匙,托尼總有辦法跟在她身後半步至一步的距離,無論她走得快還是慢。久而久之,米洛已經習慣和托尼說話時微微側著身。
『你晚餐想吃甚麼呢,托尼?我做給你吃。』
『我來就好了,米洛小姐。』
『你想在外頭吃?』
『我都可以。』
『嘿,托尼,你不想吃我做的菜麼?』
『沒這回事,只是妳很累了,我不想妳剛回家就得準備做飯。』
『那麼假日的時候你可不能再推託了。』
托尼發出好似被逗樂的笑聲,淺淺地,不怎麼響亮。米洛回過頭,發現托尼溫柔地望著她,她回以一笑,托尼低下頭,耳朵尖紅了起來。
米洛察覺到自己還是不瞭解這個男孩。有時候她以為理解了,他又總是讓她出乎意料。她知道托尼走在她背後時總在看著她,她的腰,她的臀,她的腿。托尼說喜歡她那雙筆直修長、肌肉緊緻的腿,他的眼睛總是在她身上掃來掃去。有時候那份眼神簡直太過露骨了,卻在她意想不到的時候收了回去,整個人害羞起來。
米洛會認識托尼是因為他的跟蹤,她不只一次想過,托尼跟蹤她為的是滿足甚麼樣的需要?偷窺的需要、隱密的需要,或者是企圖得到的需要?她沒有立刻表達想弄明白的訴求,當時年輕的男孩似乎就要落荒而逃了──她得慢慢來。
米洛轉回身,聽著托尼在她身後平穩的腳步聲,晚風輕輕吹拂,她的裙襬像是無意間勾起眼神的少女挑起旁人遐思,露出一小段光潔的大腿。托尼的腳步聲依然平穩,卻踩沉了,米洛也不伸手按住布料,她的身後只有托尼而已,他這麼愛看她的背後,真只是因為那雙腿?
兩人走至停車場,米洛解了鎖,讓托尼先到後座放置物品,降下窗戶開了風扇,她坐進駕駛座,將手鬆鬆地擺在方向盤上。
托尼坐進副駕,甚麼話也沒說。直盯著前方像是有甚麼無形的指示,米洛歎口氣,柔聲喚道:『托尼?』
托尼立刻轉向她。『是的,米洛小姐?』
『你不要我做飯,是要叫外賣,還是你做呢?這樣我才知道要不要直接開車回家。』
『對不起,』托尼紅了臉,眼神迅速地晃過她全身又別開,訥訥地說道:『我來做吧,我已經想好要做甚麼了,可以先到超市一趟麼、米洛小姐?』
『就聽你的。』米洛發動車子,托尼彷彿鬆了口氣似的轉回身體。很快地,他恢復了往常的樣子,同她聊天,說說今日學校發生的事。菲利浦(Philipp Lahm)告訴她,托尼在醫學系預備班的成績表現十分優秀,但是這也說明不了他為何不願待在宿舍。
米洛在郊區租了間公寓,雖然必須開車往返學校與住處,也不算太過困擾。托尼就住在她那兒,分得一間客房(也是物盡其用),她沒問過托尼的身家背景,除了他叫甚麼名字、幾歲、在哪裏讀書(就在米洛就讀研究所的一貫制高中部)之外,她對托尼幾乎一無所知。但是托尼很瞭解她的樣子,據托尼的說法,他第一次看見她就是在校園裏。也知道她的科系、主修、社團、學生會職位,而她甚至不曉得他是怎麼得到這些訊息。
有時候她覺得托尼像是一隻她撿到的狼,有著溫馴明亮的眼睛,乍看像一條無害的大狗,實則是一匹野生的狼。米洛開著車,不時應和托尼的說話,她告訴過托尼安全駕駛的重要性,因此即使她沒怎麼聽托尼說甚麼,托尼也不會介意。按托尼的說法,他只是想解解悶。
將車子駛入超市的停車場時,米洛才發覺托尼已經沉默好一陣子,她專心開車都沒有發現,在停車格內安置妥當後,米洛不經意地看了他一眼。
托尼一手靠著窗,托著腮,眼神專注地看著她──不是她的臉,雖然那也在托尼的視線範圍內。他的目光就好似熨貼著她的身體,溶入她的衣襟,依著她的胸懷,輕輕包覆她的腰,再悄悄地滑下她的大腿。她被有實質的眼光溫柔地包裹著,彷彿被一雙無形的手愛撫。
米洛眨眨眼,趕緊將這念頭拋開。
托尼已下了車。

**

晚餐後托尼提議去散步,米洛在公寓不遠處外的街燈下有感而發,笑著說道:『你那時候就站在這兒,我還以為你是某一戶學生的男朋友呢。』
『是麼?』
『是啊,不論晴雨都能看到你,有時我會猜你們是不是吵架了?或者你還在追求對方;』
『還沒在一起,只是遠遠看著而已。米洛小姐,為甚麼那時候妳要和我說話呢?我是說,妳要我進妳屋裏那次?』
『你那一次淋了整晚的雨不是麼?我擔心你就要這麼站下去直到倒下,畢竟那天非常冷,和你說話時你整個人都在發抖,你沒有意識到?』
『一點都沒有,我因為妳走下樓來和我說話高興得要昏了,哪管得到自己是甚麼狀態……』托尼咕噥著說道,米洛忍不住噗哧一笑。
『托尼──你真可愛。』
『不要這麼說,米洛小姐。』
『為甚麼?』
托尼閉緊雙眼搖頭,很難為情似地用手捂著嘴,米洛心中一動,墊起腳尖用雙手捧住托尼的臉。
『托尼,看著我好麼?』她耐心地誘哄道,等候著托尼將眼睛睜開。『我喜歡你看著我,托尼。你為甚麼總是看著我?現在又為甚麼不願意看我了?』
托尼慢慢揭起眼簾,燈光之下他的虹彩深了一階,米洛在他眼中見著自己的倒影。她鼓勵性地捏捏他的耳朵。
『我喜歡看妳是因為……妳很美。』托尼說道,盯著她的嘴唇又掃回她的眼眸,米洛感覺自脊背竄起一陣微微的電流,她不自禁地舔了舔下唇。『有時候我不肯看著妳是因為──因為─…』
『噓,沒事的,是我不好。』米洛放開手,托尼艱難地倒退半步,他嘗試著把話說完,米洛搖搖頭。『逼出來的答案通常不是真心的。』
『米洛小姐,我甚麼都可以告訴妳。』
米洛不置可否,托尼有些著急地問:『妳生氣了麼?』
『不,托尼,我沒有生氣,』米洛示意要托尼跟上,聽著托尼亦步亦趨地走在她身後。『事實上,我應該向你道歉,不應該這樣子對你。能原諒我麼?』
『我沒有放在心上。』
『那就好。』
兩人順著街燈漫步,米洛想著也許托尼就是喜歡跟著她(或者,跟蹤她),如果非要找出跟隨的動力,是來自于對被跟蹤者的妄想麼?托尼對她有妄想麼?若有,又是甚麼樣的妄想?理智上,她瞭解托尼的行為不太正常,亦很難去評估他的心理狀態(或者說,她不太願意將托尼當作一個案例),她不是沒想過托尼想要的是性,強暴或者一夜情──但自她邀請托尼走進家門那一刻起,托尼的表現幾乎找不到一丁點蛛絲馬跡,他對她總是小心翼翼,有時候眼神儘管直率──但那些目光總是在性之外蘊含著更多她猜不著的東西,她不確定托尼想要的是甚麼。
如果托尼想和她做愛呢?她會答應麼?米洛發覺自己竟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
回到家脫去鞋子的米洛在沙發上舒展雙腿,托尼忙進忙出,她一邊望著他,看他走進廚房檢查碗盤瀝乾沒有(說真的,這很重要麼?),倒了杯常溫水加兩顆冰塊給她,又走到浴室裏放水,再抱了幾件乾淨的家居服和摺得整整齊齊的浴巾毛巾出來。
『米洛小姐,妳要洗澡麼?』
米洛聳聳肩,如果她否決這個提議,托尼會怎麼樣?然而她還是接過了托尼手上的衣服,對于貼身衣物都為她備妥這件事,她一時間連評斷都懶了。米洛沖了澡,洗淨頭髮身體後泡進水中,托尼換了一種入浴劑,味道令她放鬆,她仰面靠在浴缸邊緣。
霧玻璃外隱約有個人影,米洛看了半晌,試探性地喚道:『托尼?』
沒人回應,她又喊了幾聲,想著也許是自己看錯了,正要窩回浴缸裏,門外傳來托尼的聲音:『米洛小姐?』
『托尼,你在那裏麼?』
『嗯──嗯。』
『怎麼了?』
『我,呃、我來拿妳換下來的衣服準備去洗,』
米洛納悶了一會,直覺告訴她,托尼已經在那裏很久了。但她沒有戳破,只是說:『你陪我聊一聊吧。』
托尼沉默一陣,模糊的聲音自門後傳了進來:『要聊甚麼?』
『甚麼都行,』米洛勾起微笑,儘管托尼看不見。『聊聊你喜歡的女孩如何?你這個年紀,應該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你的。』
『我不知道,也不在意。』托尼回道,似乎正靠坐在門邊。『我對有多少女孩喜歡我沒有興趣。』
『那你有喜歡的女孩麼?』
『……有。』
『是怎樣的人?』
『她……她很美麗,我第一眼見到她時就愛上她了,我想我是一見鍾情。』
『嗯哼。』
『不,應該只是喜歡她,真的愛上她是在她與我說話之後,』托尼更正道,『她對我很溫柔,有時候也挺霸道,但不會任性……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比較好。』
『試試看吧。』
『她很……可愛,我不應該用可愛來描述她,這樣不夠妥當;但我總是覺得她很可愛,全身上下都是。』
『全身上下,包括腳趾?』
『她有一雙漂亮的腿,還有優美的腳,包括腳趾。』
『聽起來你已經很瞭解她了。』
『我瞭解的只有她的身體,而且並非全部。』
『你會──想和她睡麼?』
門外沉默了一段時間。
『我怕和她睡了之後這段關係就結束了。』
『抱歉,不談這個話題了?』
『不,我想和米洛小姐聊這個,』
『好吧,』
『我提到她有一雙美腿,對麼?』
『你還說她連腳趾都很可愛,』
『是。還有她的臀部,她的屁股窄小,但是形狀很美,當她穿著長褲時,我幾乎沒法移開視線。她的臀部和她的胸部一樣好看。』
『你竟然把女性的臀部和胸部類比麼?』米洛笑出聲,不帶褒貶。『既然你說了胸部,那麼她很豐滿了?』
『不,她……我想是普通?』
『哦,』
『但是她的胸型很漂亮,特別是上緣到乳尖的曲線,總給我一股柔弱的感覺,想捧在手心裏親吻。』
米洛沒有應聲,托尼等了一會,以為她不高興,怯怯問道:『對不起……妳不喜歡聽這個?』
『不是的,我只是在想……你愛她的身體似乎比較多?』
『米洛小姐,妳真是這麼想的?』托尼似乎歎了口氣,他悶聲說道:『我崇拜她的一切,也許我特別迷戀她的肢體──那是因為我不認為自己能得到──有時候我會想,若我得到她,我或許會克制不了。所以我甚至不想得到她。』
『我不太明白,為甚麼要克制呢?你想克制的是甚麼?』
『米洛小姐,妳泡得太久了,皮膚起皺不好。』
米洛歎一口氣,托尼若真不想談大可以直說,何必用這種方式轉移話題;然而她還是站起身,滑開拉門走出去時,托尼已經不在了。


米洛套上托尼摺好擺在換衣間的衣物(她禁不住想,托尼在門外杵這麼久就是把她拿進來的衣服摺過一遍又一遍?),寬鬆的T恤(前男友留)和運動短褲,拿過毛巾擦了擦頭髮便走了出去。
托尼遞給她一杯剛倒好的牛奶,接過毛巾為她擦拭濕髮,有時候她會略過吹乾頭髮這個環節,但是托尼住進來之後也由不得她省略了。托尼總是用冷風為她吹頭,說是這樣才不會傷害髮質,吹完之後又一綹綹髮束給她護髮,第一次在自己的髮絲上聞到護髮膏的味道時,米洛還感到十分不習慣。
托尼總是在一些她料想不到的地方要求她,不是說她不給,而是那種說不出的違和感。就好像她以為托尼要的是A,給了之後卻發覺原來是B,她不曉得若誤會了托尼的期待會不會傷害他,但是她懂得自己就像托尼說的“有時候挺霸道”,她不是個小女孩,自然知道托尼代指的那一位說的是自己。
托尼愛她麼?如果真的愛,應該不會用那種方式接近自己,但不是典型的表達方式就不算愛了麼?
米洛邊看著電視邊出神,不知不覺間托尼已經為她整理好頭髮,半蹲在她身前看著她。
『米洛小姐。』
『嗯?』
『我今天的表現好麼?』
『為何這麼問呢?』她微笑著說道,看著托尼眼中的火燄一點一點地黯下去。她偶爾會欺負他,自己都有些負罪感。
『我……』托尼低下頭,一瞬間米洛對他又是疼愛又是無奈,她彎下腰,輕輕吻了他的耳朵尖。
『做你想做的,好麼?對不起,你真的很可愛……我才會想逗逗你。』
『米洛──米洛小姐,請別這樣說,』托尼的臉燒紅起來,他不自在地動了動,米洛看見他胯間的勃起,毫無掩飾。
『好吧,托尼……你今天想要甚麼?』
『我想要妳的腿。』
『包括腳?』
『是的。』
『好。』米洛放鬆身體,她以為托尼會將她放倒,但托尼只是讓她繼續坐著(甚至還能夠看電視),他捧著米洛的一隻腳,小心翼翼地,親吻了她的指尖。
托尼的親吻很謹慎,他的舌頭在舔舐著她的時候,米洛只想著托尼的舌頭與嘴唇一樣漂亮,他確實是個長相英俊的青少年。站在她的立場,她不建議他用這種方式發洩性欲。但這真是性欲而已麼?當托尼專注地吮吻著她的腿,米洛曾試探地詢問托尼需不需要她幫助愛撫他的陰莖,卻被他拒絕,但若她半是強硬地直接以另一隻腳踩壓他時,他倒是會發出愉悅的呻吟。
米洛沒有動,也沒勞力用另一腳去按壓托尼的陰莖,只是看著托尼半閉著眼睛親吻她的腿。她想起先前在浴室與托尼的對話,托尼甚至沒要求看過她的胸,他怎麼會喜歡她乳房的線條?是了,因為他一直在看著她,不單單是看著她的背影,他在凝視著她的全部
米洛心中一熱,忍不住動了動,托尼停下來困惑地望著她,她擺擺手示意他繼續,心裏有一霎時的惶惑迷惘,她應該覺得不對勁,甚至感到噁心,但是她沒有,她對托尼究竟是怎麼想的,她思考的方向又是對的麼?
托尼將臉埋在她雙腿之間,乍看之下像是要為她口交,但米洛的短褲還好好地穿在身上,她的一條腿掛在托尼肩背上,托尼用上了一點牙齒,讓她麻麻癢癢的。托尼邊吻咬她邊喃喃唸叨著甚麼,她沒聽清,慢慢才聽到他在重複著”Miro, Mira”等小名,她禁不住輕笑起來,不明白平時托尼怎麼總堅持以與別人不同的方式稱呼她。
她伸出手,疼愛地揉了揉托尼的頭髮,托尼在沙發邊掏出自己的陰莖,她看得不怎麼清楚但是她知道;他的臉整個地貼著她的腿,呼出的熱氣烘得她胸口一陣騷動。他一邊撫弄自己,一邊無助渴望地凝視米洛,米洛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想著他對她的欲望這麼熾烈又卑微,一時間也被托尼弄得懵了。
托尼將精液全射在手中,喘著氣倚靠在她腿側,隔了一會他站起身,拉好褲子,抱歉地說「請等我一下」,便走至浴室洗手。米洛往一旁倒去,面向沙發靠背側趴著,不一會兒托尼走了回來,用溫毛巾為她擦腿。
米洛轉過身,看著托尼又全副武裝準備好保養用品,無奈地說道:『真的?每天都得保養麼?』
『我剛剛咬了妳,』
『只是小事,』
托尼無辜地看著她,米洛只得投降。由著他把瓶瓶罐罐的乳液往身上抹。『說實在話,我不喜歡味道太重的乳液。』
『我也不喜歡,我只喜歡妳的味道。可是這些牌子的產品據說是效果最好的。』
『哎……』米洛不知所謂地應聲,看著托尼(不帶情色意味地)揉捏按摩著她的腿部,還是由著他去了。兩人安靜一陣,然後米洛像是想通甚麼似的笑了起來。
『托尼,』她微笑著說道,『我的衣服你一定要洗乾淨噢。』




*1: Frau MiroLady Miro間我思考了一會,TK對學姊的稱呼畢竟不是正式稱謂,更偏向他個人為學姐取的暱稱,因此參考了Lady Day(比莉‧哈樂黛)的用法。


萬分感謝阿然為文章繪製的美圖!學姐美!!ww(點擊放大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