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3

[DFB]1009

Marco(Reus x Schürrle性轉)




※部分角色性轉換與名字變體,提及Andrée SchürrleMarionette Götze
※校園AU
※此系列為男性向。(包含男女性角色詳細/粗略的性愛場景多向性關係特殊情結等描寫,如無法接受請勿入內,非常感謝。)
※分級視單篇內容更改,本文為NC-17詳細性描寫注意。


安德麗(Andrée Schürrle)是個美人,這一點馬茨(Mats Hummels)也為此作過證,拋開安德麗是自己的朋友這一點,馬爾科(Marco Reus)可以相當中肯地說:他認為安迪是個美人決不包含任何不客觀評斷。
當然,安德麗的漂亮不在他選擇女友的標準範疇之內,這也是馬爾科一再強調的。對他而言,安德麗有些過瘦(馬茨對此表示不予苟同,安德麗的身材他覺得頗為穠纖合度。),為了澄清自己不是豐滿乳房的崇拜者,也為了將安德麗與瑪莉(Marionette Götze)作切割,安德麗的纖瘦並不是單指胸部的大小,而是整體──馬爾科同樣一再地強調這點。
不過這不表示在早晨陽光初現時,手臂或者肩膀痠麻的馬爾科不會在睜開眼睛時順道仔細地看著安德麗──她身上淡金色的絨毛發光至半透明的模樣。安德麗的睡相不好,入睡時兩人背對著彼此,醒轉時往往安德麗已經趴臥在他身上一段時間(肢體的痠痛不會說謊),她淺淺的呼息輕打著馬爾科的皮膚,細長的手臂橫越在他的胸腹上頭。她的肌理柔軟結實,髖骨突出,腰線窄窄地往會陰處收攏,有時候安德麗的骨骼會格得他疼,然而原本想推開她的手總會轉為撫摸她銳利柔滑的稜角曲線。
安德麗的眼睛大而明亮,睫毛是金棕色的,根根分明地在眼瞼處織成小扇,使得她的雙眼深邃有神,灰藍色的虹彩平添幾分無辜的幽靜,色素淺淡的眉毛勾勒著眼窩上方,鼻子則顯得英氣勃勃,直挺的鼻樑略帶點鷹勾形狀,鼻翼上方微凸起的線條使她的臉孔更加立體。安德麗的鼻子大概是她臉上最中性化的五官,單薄的嘴唇則令她的表情有些飄忽;分明是端正的臉龐,笑起來時卻總透著一點天真與無所適從。
安德麗的頭髮大概是馬爾科最喜歡的部分:柔軟、蓬鬆,金色的大鬈收攏了她的臉孔,使她有些剛硬的下顎線條柔潤許多。她的金髮撫弄起來像在搓捏一團棉花,輕盈而有份量。她把頭髮的狎玩權讓給了馬爾科,一如馬爾科之于她的身體(相對的,馬爾科也是同樣)。就是對馬爾科的愛撫有任何一絲不情願,安德麗也不會阻止他耙梳她的金髮。
然而,這樣一張臉在馬爾科心中,始終未曾與動心連上線。他固然不會只喜歡她的頭髮(畢竟他不算有戀物癖),但是他對安德麗的臉一直保持在客觀地讚許的狀態。如果不是因為臉蛋,不是因為身材,那麼馬爾科究竟在哪一點上引發了他對安德麗的慾潮?雖說自己不是個清心寡慾的主,但馬爾科知道自己也不是荷爾蒙過賸的青少年。只是總有些曖昧不明的時刻,令他乎如其來地想進入安德麗,操得她說不出話。勃起來得平平緩緩(若他真挺著根陰莖直面安德麗,恐怕安德麗又要露出那無所適從的表情。),情慾卻是猛烈而確實的。或許馬爾科打滾情場這幾年下來,也練就一身掩飾急色的功夫,但他也不至于蠢到認為這樣就能蒙騙過相知多年的好友。
事情可以說是這樣發展的:晚餐後安德麗遲遲地按響馬爾科住處的電鈴,工作及上課了一天的她顯得風塵僕僕,她先在他家玄關丟掉自己的提包,脫了鞋,雙腳直接踩在馬爾科家的地板上。馬爾科叫她先吃飯,她隨意地應了聲,一路脫去加諸于身上的累贅──裙子、襯衫、絲襪──沿路丟得到處都是她的衣服,躲進馬爾科的臥房偷一件她認為舒服的布料,通常是馬爾科的T恤,再穿上馬爾科的短褲,撥弄著頭髮走至廚房,打開冰箱看看有甚麼喝的。馬爾科的餐桌擺在客廳與廚房之間,她拿起盛裝好的晚餐,走至客廳中的沙發上坐下,盤著雙腿吃起晚飯。
馬爾科有時會陪著她吃,有時只是在旁邊隨意地轉換電視頻道。她一個人吃是有好處的,避免她慣性地偷偷將不喜歡的食物挑進他的盤子裏。馬爾科與安德麗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偶爾一起評論電視節目的娛樂程度,或者看一部萍水相逢的電影。當安德麗吃飽了(不一定都會清空盤內的料理),她會將餐盤擱置在沙發前的矮桌上,伸了伸懶腰,問馬爾科要不要喝啤酒。
等安德麗拿著兩罐啤酒回來,馬爾科關了電視,一人分據沙發一側喝酒,安德麗將雙腿挪上沙發,把腳趾塞進馬爾科的大腿下,說一些沒有目的與意味的閑話。馬爾科嗑著啤酒,目光順著安德麗的腳背爬上她的腿──細瘦的、勻稱的長腿,穿著他的短褲與鬆垮的棉T,有時候,他也不怎麼刻意,啤酒喝完(或者喝到一半),他將瓶罐擺至一邊,雙手按上安德麗的膝蓋。
安德麗呷了口啤酒,看了他一眼。他知道共識在這一瞬間已經達成,手掌沿著安德麗的膝窩往下溜,在大腿根處滑開,順著臀部按上短褲的腰際。馬爾科張口咬住T恤下緣,將衣襬拉抬至安德麗的胸部下方,剛吃過飯的安德麗狹窄的腰肢腹部微凸,他吃吃地笑了起來。
『你笑甚麼?』
『妳的肚子鼓鼓的。』
安德麗不滿地踢踢他。『希望你還知道別壓在我身上,我會吐。』
『總有一種方式能不壓到妳的肚子,方法多得是。』馬爾科將手臂墊在安德麗的腰部下方,一手拉起她的衣服,被內衣包覆住的胸乳呈現在他眼前。他麻溜地探向安德麗後背,單手解開胸罩的扣環,用鼻尖將衣料整個頂了上去,顯露出安德麗的胸脯。
馬爾科吻了吻柔軟的下緣,將手掌覆于其上,圓潤的乳房棲息于他的掌心,乳首如小鳥的喙輕啄。他和緩地揉捏,看著自己的指頭陷入安德麗綿軟的肉裏,側首依偎在安德麗胸前聽著她沉穩的心跳聲。
『我的胸沒有瑪莉那麼足夠份量吧?』安德麗說道,胸膛的震動隨著嗓音傳進馬爾科耳裏。
『為甚麼要和瑪莉比較?』
『你不是喜歡巨乳麼……』
『誰說的?瑪莉?還是馬茨?我是喜歡胸部沒有錯,哪個男人不喜歡奶子?』馬爾科忿忿地回道,安德麗伸手拍拍他的臉。
『你那麼激動幹嘛?我倒覺得很多人都認為你喜歡巨乳。不只有馬茨。』安德麗說道,在馬爾科咬嚙她的乳頭時縮了一下。『而且也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歡胸部,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這點我承認我錯了。』馬爾科捏攘著安德麗的胸乳,在乳首邊緣吸吮出一記吻痕。『至少妳知道我喜歡這個。』
『那你是不分種類的喜歡麼?要知道,女生的乳房除了大小還有形狀色澤等的不同……啊!馬爾科!幹嘛咬我!?』
『我要怎麼一邊吸妳一邊說話?妳安靜一點不行麼!』
『馬爾科羅伊斯你真討厭!』安德麗抬起雙手抓亂馬爾科(以髮膠精心造型過)的頭髮,馬爾科扯著她的衣服捏安德麗特別不經刺激的部位,兩個人鬧作一團,安德麗的腳撞着沙發旁的矮桌,鏘啷一聲原先擺在上頭盤子中的餐具飛了出去,抱枕也掉落到地上。
馬爾科知道自己勃起了,他只是愛撫安德麗並不會讓陰莖變硬,有時候他單純喜歡撫弄著她;最有趣的一次是安德麗倒掛著躺在沙發上,說腿痠,抬抬腳看會不會好一些,馬爾科經過,不知怎麼心念一動,從沙發背躍過身子剝了安德麗的內褲,就這麼彎腰站著給她口交三十分鐘。他沒怎麼硬(當然,多少有些腫脹不適),做完也覺得就這樣了,不見得非要搞個全套不可。
有時候他想要操安德麗的心態與實際上的行為沒有明顯的關聯性,安德麗與他的脫光/不脫光和做愛也不具暗示性。奇異的是,無論是何種狀態,安德麗總是能準確地知道他究竟想要做甚麼。而他也能明白地意識到安德麗想不想做──是真的沒有商量餘地的拒絕,或者只是鬧脾氣。(因此,他們之間的“憤怒性愛” ──angry sex從未少發生過。)這種默契,讓他們之間還沒有一次真正的求歡失敗,沒有人拒絕過對方。
馬爾科抱著安德麗側躺在沙發上,她的金髮凌亂地鋪散,馬爾科將手安插在短褲的勒帶內側,指間勾畫著安德麗的內褲邊緣,勃起的陰莖隔層褲子抵著安德麗。他低聲咒罵道:『操,我想幹妳。』
他低下頭看看安德麗,後者的大眼睛只是瞅著他,馬爾科心中一鬆,湊上前親吻安德麗的嘴唇。
和朋友親吻或許會很彆扭,但馬爾科與安德麗似乎跳過了這一步。他們在相互試著說對方是自己的交往對象時確實感到十分違和,可接吻卻不會。安德麗是個在乎能否于性愛中享受的人,當馬爾科弄得她不舒服時她從不會客氣,對馬爾科,她並沒有女朋友般的奉獻精神,他們的立場更加一致,好朋友式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只是延伸到床上舞台罷了。
安德麗張口與他糾纏,馬爾科在她嘴裏嚐到啤酒的味道,漫漫想著怎麼自己就從不嫌棄她髒呢?她一整天在外頭沒洗澡,吃了東西沒漱口,早晨醒了沒刷牙,可是他除了催促她去作那些清潔之外心裏倒是一點也不反感。安德麗在他面前可沒有甚麼形像,即便她確實是個美人也一樣。
安德麗解開他褲頭上的扣子和拉鍊,熟門熟路地探進內褲中拉出馬爾科的陰莖,而他一把抓住安德麗的短褲,連同內褲褪至膝蓋,扶著她的腿將一隻腳抬起,手掌滑入她的股間。安德麗溢出一聲歎息,就著前液潤滑套弄著馬爾科,聽見馬爾科逐漸厚重的呼息聲。
馬爾科的手指很瞭解她,各種方面的。不過也極有可能他的指頭瞭解各種女性。馬爾科對她的親吻不限于嘴唇與乳房,也包括了她的私處。馬爾科知道她喜歡甚麼樣的方式,指尖或是指腹,搓揉按壓的力道,高潮點的位置,甚至是她的陰道喜歡的進出頻率與深度。而深度這回事只有馬爾科的陰莖辦得到,所以安德麗從未排斥讓馬爾科進入,而對于有套及無套,外射與內射他們亦進行過討論。
馬爾科放開安德麗的嘴,他喜歡聽當他用手指開拓她的時候,她口中發出的所有聲響。他凝視著安德麗有些恍惚的藍眼睛,觀察著自己手部動作對安德麗的眼珠(瞳孔的收放、眼廓睜開或瞇起)造成的影響。他順著安德麗細小的淺金色毛髮撥開她的陰唇,欣慰地確知安德麗已經溽濕了;指尖揉按著安德麗閉合的陰道口,稍微撥開一些感受安德麗流出的體液;挑弄著她穴口的嫩肉,聆聽她變得急促的喘息。
『安迪,妳濕透了。』馬爾科伸出舌頭舔了舔安德麗的眼睛,這總會讓安德麗不自覺地收緊;他估計她對舔眼珠子還是有些害怕。他將指頭突入安德麗的陰道,摳弄、按摩著她的陰道壁,在敏感點四周搔癢,安德麗扭動起來,為馬爾科套弄的手開始輕微地顫抖。
『馬爾科……再多一些……』安德麗騰出一只手,撩開馬爾科的上衣,沿著他的肌肉線條撫摩。馬爾科受用地閉起眼,依著安德麗的要求多加入一、二根指頭。
安德麗不只外表會令人多看一眼,實際上──這點馬爾科也願意承認──安德麗有副溫柔迷人的聲線。儘管在與他拌嘴時絲毫不減殺傷力,但是她情動的呻吟讓他百聽不厭。安德麗的叫床既不浮誇也不隱忍,她的麻煩之處在于她靜不下來,舒服或不舒服都愛動來動去。這對馬爾科既是困擾也是喜愛,有時候當馬爾科還沉浸在安德麗高潮的吟哦中時,還未射完精又被抽搐或蠕動著的安德麗激起,這讓他很難取捨要退出或者再度抽插。
安德麗的呻吟多半沒有甚麼意義,也不像馬爾科有時會爆粗口,頂多喊幾遍馬爾科的名字,而她也沒甚麼特別的意思在裏面。有一次,安德麗在高潮時清楚又高聲地叫出他的全名(馬爾科羅伊斯!),驚得他們都愣了一下,然後笑成一團。儘管事後因為馬爾科內射(「我笑著笑著就忘了要拔出來,」馬爾科這麼解釋道。),安德麗打了他的臉好幾下。
當馬爾科惡意地刮了幾遍安德麗的高潮點時,安德麗噴溢出一汩汩液體,她脆弱地呻吟著,因為高潮仰起了脖子,馬爾科含住她的嘴唇,將沾滿安德麗體液的手指塞進她口中。
『我去拿保險套,』馬爾科坐起身,沙發前的矮桌下原本會放一盒套子,但自從被馬茨嘲笑過後(即使馬茨嘲弄的重點是馬爾科會亂丟用過的保險套)被他收進了臥房。當然,後來馬爾科不只一次後悔過為何要把保險套放在那麼遠的地方。
『等等,』安德麗拉住他,眼睛瞅著他勃起的陰莖。『這次就不用了。』
『安迪,雖然我沒有早洩的問題,但是對妳我沒有自信。』馬爾科維持坐著的姿勢,陰莖脹痛,只希望安德麗盡快放行,不管是去拿保險套也好,還是讓他直接進入也好。『上次射在裏面我可是還記得被妳修理得很慘。』
『說到這個,我正想和你說,我開始服用長期避孕藥了。』
『妳就這麼喜歡內射麼!』
『白癡!還不是因為你常常來不及退出去!』安德麗收攏了腿,馬爾科握住她的腳踝。『但這不表示以後完全不必戴套,只是這一次就算了。還有,多放幾盒保險套在你家各處好麼?我不喜歡還要等著你去拿。』
『我答應妳,』馬爾科急速地點頭,安德麗投來狐疑的眼神。『安迪,我想我不能再等了。』
安德麗翻翻眼睛,馬爾科扳開她的雙腿,將陰莖塞了進去,他還記得安德麗說的腹脹欲吐這事兒,雙臂撐在安德麗身側,好不至于壓到她。
安德麗的體內和一般女孩子無異,濕潤、溫暖而緊窒。她的小陰唇是小巧的兩瓣肉,插入時會依依地貼著他的陰莖。體毛雖然密,但顏色都很淺,披在她白皙的肌膚上有股精緻感。偶爾馬爾科會想,與安德麗發展出超越友情的關係實在怪不得誰,他們的身體太過契合了,以致于讓他找不到偏向靈魂的說法。他曾與不怎麼喜歡,頂多看對眼的女孩睡過(俗稱的一夜情),即使勃起了也不算盡興,那種感覺與和自己喜歡的人做愛相距甚遠。但是安德麗不同,他和安德麗的性愛經驗是從以前至今未曾有過的,當他進入安德麗纖細又溫暖的身體裏時,他真的曾不小心就洩了。
當然,這件事他絕對不會跟任何人說。尤其是馬茨。
安德麗仰躺在沙發上,雙臂舉起緊握著扶手。馬爾科是個有耐性的床伴,但不表示他動起來時也溫溫吞吞。馬爾科讓安德麗的雙腿夾住他的腰,半跪在沙發上推送,他磨蹭過安德麗的敏感點,一深一淺地往前壓境。他感受著安德麗收縮的速率,慢慢將安德麗帶往他們最喜歡的節奏──安德麗喜歡他快速粗暴,但是直接地用力過猛會傷到她;馬爾科知道她的接受與容忍範圍到甚麼程度,而一個不開心的、受了傷的安德麗是他不願見到的。
畢竟這是建立在共享愉悅之上的事。安迪,妳快樂,所以我快樂。
馬爾科加快了速度,一點點地增加碰撞到安德麗子宮頸口的次數,安德麗灰藍色的眼睛一片模糊,她瞳孔擴散、雙目噙淚,隨著他的律動發出喊聲,她拔高聲音時會有奇特的拖長,有時又會忽地安靜下來;當安德麗不自覺地咬著下唇,馬爾科常會被一股酸脹的感受淹沒。
安德麗漸漸抗衡不了他的力道,頭頂開始磕碰著沙發扶手,馬爾科趁著向後退的間隙抄起掉落在地的抱枕塞在她腦後,然後用力地衝撞她的子宮頸口──這是馬爾科最愛的部分,他想安德麗也是同樣。安德麗仰起臉,開口卻是無聲,纏著馬爾科的雙腿狠狠地抽了幾下,一陣縹緲的如花香般的味道散出,這是安德麗潮吹的味道,馬爾科又往前推進幾吋,龜頭微微抵入安德麗的子宮頸射了精。
『馬、馬爾科……』安德麗鬆開手,他拉過她的手握著,托著她脅下像抱著個孩子似的將她扶起,讓她騎在他身上。
他脫去安德麗上身的衣物(包括早已鬆垮垮的胸罩),安德麗亦為他褪下上衣,惟因下體還相連著無法除去他的褲子。馬爾科繼續先前被打斷的事,手掌沿著安德麗的背脊愛撫,另一手輕巧地捧著安德麗的乳房。柔軟的、有著份量的胸乳,托在掌心的重量意外地沉。他專注地體味指掌間的觸感,在安德麗的側乳上吮出又一道吻痕。
『你真的很喜歡這個,是麼?』安德麗環著他的肩背,輕輕地以指尖搔刮他的後頸。馬爾科抬起臉看著安德麗,她蓬鬆的金髮凌亂地披掛著,他凝視她半晌。
『妳喜歡和我做愛麼,安迪?』
『喜歡呀,』
『是啊,』馬爾科埋首于安德麗的雙峰之間,閉起雙眼。『我也是。』


bgm: The Calling- Adrienne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