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1

[Unlight]1005

Adult's Picture Book: Breed Love〈4.5〉(閃x犬性轉)


 
※弗雷特里西x艾依查庫(性轉換、幼女
AU背景。艾依性轉名字捏造。
※愛情故事。(附註:此系列全為片段。
1004後的殘片,PG



-後日談-

弗雷特里西打開屋子大門時,迎接他的是一道低沉的男聲。
『你回來啦,弗雷哥哥。』
『那麼久沒見,別逼我對久未謀面的兄弟說幹好麼?伯恩。。』
『你還是說了,』
『差不多吧。』弗雷特里西放下手上的東西,幾個提袋,還有一些吃的。『你都沒睡?』
『算是─有,我昨天睡在客廳。』
『幹嘛不到房間睡?』
『坐著想事情。』
『哦。』弗雷特里西拿出一些水果、麵包、牛奶及其他東西。『我想應該會在家裏碰到你,回來路上順便買了早餐。喏,你的吐司要不要抹果醬?』
『牛油,謝謝。』
『先喝點牛奶墊胃吧,你昨天肯定沒吃。』
『你怎麼知道,』
『當你兄弟多少年了。』弗雷特里西將抹好醬料的吐司放入烤箱。『怎麼,有好好照顧她麼?』
『你指誰。』
『愛依卡。』
『我以為你會更意外些,』
『從前輩告訴我你放假回家我就知道了,』弗雷特里西遞給伯恩哈德一杯冰牛奶。
『我都不知道你是個陰謀論者。』
『你不是麼?』
『我說是巧合的話你信不信?』
『誰知道呢。』弗雷特里西聳聳肩,走至廚房拿出盤子。『有欺負她麼,』
『沒有。我陪她玩,就像你平常做的一樣。』
『這話聽起來真嚇人,』弗雷特里西將烤好的麵包放在盤子上遞給他。『水果來一些?』
『好。蘋果去皮。』
『我順便榨點柳橙汁。』弗雷特里西揀了幾個水果拿進廚房,流理台的水聲自裏頭傳了出來。
『我不得不說,她的年紀確實很小,』伯恩哈德仰靠著沙發朝廚房方向喊話。『你是把她當作潛力股還是甚麼?長大了做你的年輕妻子?』
『你說甚麼啊,伯恩?』弗雷特里西笑了出來,水流聲停止。『你覺得我會結婚?』
『你沒說過自己是獨身主義,』
『我是沒說過。』從廚房傳出弗雷特里西將柳丁對半的聲音。『我會結婚吧,前提是我從軍中退伍,大概是回來種田那時候?現在說這些早得過頭了。』
『確實……』
『附帶一提,這個月過生日她就十歲了。』
『九歲是麼,那她的發育挺好的。』
『你是基于甚麼原因說出這個感想?』從廚房傳出重重地“剁”的一聲,弗雷特里西問道。
『我不是說我陪她玩,就像你平常做的一樣麼?』
『……』弗雷特里西沉默下來,不多時,他端著一盤切好的蘋果走進客廳。『
做了麼?』
『沒有,她不願意讓我碰。』伯恩哈德叉起一片蘋果,馥郁的果香飄進鼻翼中。『她還是處女這一點我倒是很驚訝。』
『你不是很清楚她還小麼,』
『這一點想必你比我更清楚。』伯恩哈德咬了一口,香甜的汁液滑進口腔。『都做到那個地步了,何不讓她成為你的?』
『你是抱持著「通往女人內心的捷徑為陰道」這個想法說的麼?』弗雷特里西點起菸,伯恩哈德注意到客廳的煙灰缸相當乾淨。
『我不這麼認為,只是你出手一向很快。』
『這是哪門子指控……』
『這次回部隊,有向前輩打過招呼麼?』
『─甚麼啊,原來你說的出手很快是這個意思。』弗雷特里西大笑起來,伯恩哈德默然地拿出菸盒。『你很介意莉絲前輩第一個男人是我?』
『我不介意。你以為我有處女情結?』
『不,我想你應該也不認為我有處女情結。』
『老實說,當初你和前輩的事讓我一度覺得你特別愛處女。』
『天啊,你這話千萬別在前輩面前說;她會燒了你,』
『早已經吵過好幾次了。』伯恩哈德歎了口氣。『每個月總有幾天她會特別暴躁,那個時候只要稍微對她提起你,她整個人就像吃了炸藥似的。』
『這是該對她前男友說的話麼?』弗雷特里西狀似不滿地蹙起眉頭,又笑了開。『偶爾也跟前輩一起排個假期吧,她工作忙,壓力大你也不是不知道。』
『我會考慮。』
『嗯。』
『所以,你做甚麼不上了愛依卡?』
『伯恩,你說話真低級。』弗雷特里西揶揄道,伯恩哈德瞪了他一眼。『有上沒上,很重要麼?』
『我只是搞不清楚你在想甚麼。』
『當然,我很想,非常想─你大概想像不出我有多麼想強暴她,沒錯,強暴她,愛依卡。
『我看得出來你很疼愛她。而她也信任你。』
『沒錯,我在辜負愛的信任呢。』弗雷特里西笑了笑,『先聲明,我說她年紀小而不上她,不是因為我多看重她的童貞。就算我做了,她也不會成為我的。』
『你後面兩句話我倒是挺認同,』
『呃,那你前面到底在問些甚麼啊,伯恩。』
『我的意思是你已經做到那個地步,就我看來,你不是做事做一半的人。』伯恩哈德吸了口菸,『至少你都射在她裏面了。』
『別把你那套審問俘虜的方式用在愛身上,』
『就說我沒欺負她了,只是聊聊;』
『哼─』
『信不信由你。』
弗雷特里西攤攤手,繼續說道。『我不想讓她痛,如此而已。』
『不想讓她痛麼……當初你對前輩可不是這樣,』
『怎麼了,前輩對你說過甚麼?』
『她沒說甚麼,只是女性的初次要不痛實在不容易……再有耐性、再溫柔,破裂的一瞬間都不可能毫無感覺。』
『我和前輩是你情我願』
『我知道。』伯恩哈德不耐地擺手,『你的理由我姑且接受。但不覺得很矛盾麼?』
『相當矛盾。因為我想強暴愛,說想狠狠操她都不為過,想讓她哭、讓她喊叫,這種滿足感你懂的吧?但一方面,當她真的哭出來時,我竟然會不知如何是好……別這樣看我,小女孩的心思並不好懂。』
『女性的心思怎麼會好懂。』伯恩哈德撣了撣菸灰。『不管她們幾歲,永遠都是個謎。』
『比起我的慾望,我更想讓愛快樂;所以我沒進入她,因為她太小了,不可能感覺到做愛的快感─我是說抽插的過程。不過撫摸她時她倒是很興奮。』
『興奮得超乎你的想像。』
『伯恩哈德你到底做了甚麼。』
『沒甚麼,聊天而已。』
『你也看看聊天對象的年紀吧─都在聊甚麼啊;』
『這句話原封不動還給你,你何不想想和你做愛─不,和你做那些事情的對象幾歲?』
『嘛,我的確沒法反駁。』弗雷特里西自嘲地說道。
『看來你陷得很深。』
『嗯,我愛上她了。』
伯恩哈德感覺自己的心抽痛了一下,他若無其事地捻熄菸蒂。
『那她呢?她也愛你麼?』
我怎麼知道?』弗雷特里西爽朗地笑道,伯恩哈德從未覺得自己的弟弟笑起來會這麼扎眼。他皺起眉頭。『要小女生現在就明白愛一個人是怎麼回事,未免太為難人了。』
『你別斷言得太早,或許她現在沒有能力表達,但心裏有在想─你真以為女性會對一個自己完全沒有好感的男人打開雙腿?』
『考慮一下小女孩的羞恥心吧─』弗雷特里西又點起一支菸,他深深吸了一口。『我不過在利用她的似懂非懂,男人就是這麼卑鄙的生物,就算說愛也一樣。』
『若單就愛的饑渴來看,男人女人其實差不多。』伯恩哈德喃喃道,兄弟倆沉默半晌。
『話說回來,那些紙袋裏是甚麼。』
『給愛的禮物。』
『……』伯恩哈德的頭痛起來,他盯著那些袋子看了一會。『這讓我想起來,你怎麼不買雙鞋子給她?』
『噢,她的鞋子很磨腳吧,聽說是鄰居給的;』
『不合腳的鞋子怎麼穿都不會舒服,小孩子活動量又大,別說你是忘了。』
『我沒忘,算是故意的。』
『故意?』
『一點情趣。』
『我不知道你這麼變態。』
『彼此彼此。』
『好吧,現在說你不對勁也太遲了。』伯恩哈德白了弗雷特里西一眼,後者吹起口哨。『我中午前離開,省得見了你們就心煩。』
『我無所謂呀?這麼久沒見,你不多待幾天?』
『我沒興趣看自己的弟弟和小女孩親熱;』
『也不是每天好麼!偶爾還是玩玩遊戲、吃個飯而已,至少留下來吃午餐吧,很久沒嚐嚐弟弟做的料理,不賞個臉麼?』
『隨便你。』
『好!』弗雷特里西站起身伸伸懶腰,『我先睡一會,搭夜車上來總算逮到你了,你也睡下吧,你的床我收拾過了。到中午前還有段時間。』
『嗯。』
『那我先不陪你啦。』
『等等,』伯恩哈德望著弟弟走向房間的背影,出聲喚住他。『弗雷……』
『?』
『你別期待太多,』
『這是身為兄弟的忠告麼,伯恩?』
『……』
『我沒有期待過,從認清事實的那一刻起;』弗雷特里西揮了揮手,推開房門。『人生中總有一次這種戀愛吧,別為我擔心了。晚安,伯恩。』
伯恩哈德想說些甚麼,但還是住了口。
『…晚安,弗雷。』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