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31

[Unlight]1006

Adult's Picture Book: Breed Love〈5〉(閃x犬性轉)



※弗雷特里西x艾依查庫(性轉換、幼女器官片段文
AU背景。艾依性轉名字捏造。
男性向。(如斷然不能接受成年男子與未成年少女性愛描寫,請萬萬別入內觀看。
※愛情故事。(附註:此系列全為片段。


弗雷特里西完成第二千三百七十五下仰臥起坐之後看了坐在客廳一隅的女孩一眼。女孩兩條細瘦的腿有一下沒一下地晃著,手中的鉛筆在紙上發出沙沙聲地寫畫,弗雷特里西站起身,走過去拿起掛在椅背上的毛巾擦了擦汗。
她在拼字母,小嘴喃喃唸著每個字的發音,筆法生澀,字體說不上好看但十分用心,弗雷特里西教她數字的拼法,接著就沒怎麼搭理她,小女生倒也不吵不鬧,安安靜靜地坐在桌前,直到他走過去搭話。
『練習得怎麼樣?』
『嗯!有一點點熟了。』
『一點點?所以其實也沒有很熟喽?』他笑著說道,女孩的雙頰染上些微粉紅。
『開玩笑的,不會的話多練習就好了。』弗雷特里西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女孩頭頂,『會不會無聊?要吃點東西麼?』
『不會無聊。』
『是麼?』弗雷特里西笑了笑,他和伯恩哈德小時候可不像這樣,活脫脫是兩隻野猴子。對于愛依卡的再度造訪他一半意外,這個孩子似乎就像初次見面時告訴他的那樣,沒有甚麼朋友。是他發現了有誰在家門外徘徊,定睛一看是上次那個夢幻少女(弗雷特里西咋了咋舌),向她打了招呼,對方卻像獪兔般躲進牆邊的陰影中,露出一只眼睛窺探他,讓他哭笑不得。
他耐性地、裝作以為她真的跑走,若無其事的在庭院灑水、整理樹叢,拿著網子撈起池子裏的浮萍,修整蔓生的水草,偶爾走進屋子裏喝口水,從窗邊被屋簷的影子掩蔽的角落中望著她。她會小心的、慢慢的走進院子,聽著他的一舉一動,安靜地駐足在水池邊的樹幹後頭。他想,她知道他正看著她,也沒有隱蔽的意思,只是用她的方式表達自己想親近的念頭。
少女的裙襬隨著微風飄起,在樹幹後頭若隱若現。弗雷特里西走至室外,樹後的少女並未逃走,他們彷彿在玩著某樣心照不宣的遊戲,他提著水桶鏟子走至池邊,蹲下身拔除地上的雜草。
輕微的沙沙聲從身後傳來,腳尖踩著草地的細碎聲響,伴隨著二道透明又專注的視線;弗雷特里西往水池瞟去,已清澈許多的水面映著兩隻藍眼睛─女孩好奇又不安的注視,金色辮子的末梢在他眼角邊跳來蹦去,清風帶來她身上的香味。
甜甜的、野莓的味道。
弗雷特里西略為停下動作,女孩不解地向前傾身,忽然他轉了過來,她驚嚇地向後退,整個人朝後倒去,卻感到後腦勺沒有遭遇到預期的撞擊。他寬大的手掌護住她的頭,一手兜攏住她的腰,陽光直直地照落,激得她瞳孔急速縮小,然後遮住太陽的是一個人的臉─一個一邊眉際上有深深的疤痕、還有翡翠綠眼眸的年輕男人。
『抓到妳了。』他調笑著說道,攬抱著她小小的身體,置于她的兩腿之間。
『…放開我!』她有些害怕,但是看著他的笑臉又感到着腦,她只是感覺眼前的大哥哥也許能夠陪自己玩,上一次來的時候,他給渾身濕透的她換衣服,還弄熱牛奶給她喝。
『不放。除非告訴我妳的名字。』
『……』她噘起嘴,腮幫子鼓鼓的,弗雷特里西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
『突然有不認識的人跑到家裏,我不能問她是誰麼?』
『唔……』感到自己理虧,女孩躊躇了一會。『…愛依。』
『甚麼?』
『愛依卡。爸爸媽媽都叫我愛依。』
『嗯。』弗雷特里西點點頭,回道:『弗雷特里西。』
他將愛依自草地上拉了起來,女孩的身高只及他的腰部,于是他蹲下身,抬手拍了拍她頭髮與衣裙上的草屑。
『這次又掉甚麼了?』
『?』
『皮球,還是跳繩?』
『我沒有掉東西。』愛依坦白地搖頭,沒有聽出他話中的揶揄。
『那為甚麼來這裏?現在可沒下雨,』
『我想要,』愛依說道,『我想要大哥哥陪我玩。』

**

『弗雷哥哥,我採了一些野莓。』
『在森林摘的?』
『嗯!』女孩放下鉛筆,桌子一隅放著一小堆莓果。『給你吃。我拿去洗!』
她跳下椅子,拉起裙襬將野莓兜進衣物裏,弗雷特里西跟著她走進廚房,看她墊著凳子扭開流理台上的水龍頭,一顆顆洗淨的莓果擺在盤上映著鮮豔的色澤,弗雷特里西站在她身後,居高臨下望著愛依,襟口的縫隙中若隱若現她起伏平緩的胸乳。
淡粉色的乳蕾隨著胸線點綴在丘陵頂端,像甫結成等著鳥類啄食的果子,女孩粉嫩的雙唇微微抿著,眼睛掩在纖長的睫毛扇子下。對弗雷特里西而言,從這個角度觀看女性並不是第一次,但卻是初次,因為一個剛發育的小女孩感到心動,他覺得她漂亮,漂亮得想讓他呵護、寶貝,想把她捧在手心裏輕柔地撫摸,讓她咯咯笑,這股慾望和想插入的慾念似乎稍有不同,他並不想插入她。
弗雷特里西揀了一個野莓放入口中,汁液隨著綻開的果肉在口中溢散,酸酸甜甜,他忽然想道也許愛依就是這個味道,帶著剛生成的青澀,卻又讓舌尖感受到將成熟的甘美。
『好甜。』
『?』愛依洗完了果子,抬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後的弗雷特里西。他伸出舌尖舔舔嘴角,拇指抹去多餘的汁液。這個無心的動作讓她獃了獃。
『要吃麼?』
『好……』心跳快了起來,她不明白為甚麼,只感覺到有些緊張。愛依點點頭。
弗雷特里西拿起一顆莓果,捏著它滾了滾愛依的嘴唇,少女的唇瓣微啟,露出潔白的小小的牙齒,當她欲將果子含進嘴裏時,弗雷特里西卻拿開手,將野莓吃了下去。
『弗雷哥哥,』愛依有些不知所措,她喊了一聲。
『真的好甜,』弗雷特里西說道,又拿起一顆莓果。『再試一次,要快一點哦?』
『噗!』女孩笑了起來,弗雷特里西將她圈在自己與水槽之間,她將手搭在他的肘彎上。這一次他從愛依的唇角開始,用果子碰了碰,女孩轉頭想將莓果咬住,他就抽開手。他抱起愛依,讓她坐在流理台上,分開她的腿,細瘦的大腿自裙襬中裸露而出,愛依柔順地靠著窗緣,日光透過她輕薄的洋裝顯現出少女身體的曲線。
『弗雷─哥哥,』愛依的嗓音透著軟軟的愛嬌,她伸出手想抓取他手上的果子。
『不可以,只能用嘴。』弗雷特里西笑了出來,咬住果子,一手扣住她的掌。
愛依掙開他的手,伸臂摟住弗雷特里西的頸子,小心地湊近他的臉,他不為所動,鼻尖碰到鼻尖,少女柔軟的唇貼住他的,試著用牙齒咬掉他口中的野莓。
紫紅色的汁液從破裂的缺口中滾出,沾染了愛依的嘴,並順著下顎低落到胸前,染濕了衣襟。她成功地咬走那顆莓果,滿意地嚼了嚼,因為酸縮了縮脖子,嘴唇沾著津液顯得艷麗非常。
『我還要玩!這次換我了,』愛依興奮的說道,弗雷特里西不置可否,他伸手抹去愛依唇上的液體含進嘴裏,一小滴汁液在她的胸膛上畫出一道痕跡,往下鑽進衣物之中。
女孩含著果子,目光雀躍的望著弗雷特里西,她粉色的小舌在口中若隱若現,弗雷特里西微微向前傾,靠近愛依時被後者輕巧地躲開。她一下子就學會了,笑著將果子吃進嘴裏,咬了咬,舌尖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
如果這是由一個成年女性做出的舉動,那麼視為勾引也不為過,但即使是不知人事的年幼少女,也散發出一種天真的誘惑感。弗雷特里西摸了摸她柔軟的金髮,將額頭靠在她窄小的肩膀上。
『我還想吃。』他說,那一條畫在愛依胸脯上的淡色的紅線彷彿在邀請他,他將手掌擺放在她白皙的大腿上。
『好呀。』愛依單純地回應道,伸手拿起盤中的莓果。
『不是那個,』弗雷特里西說道,他說話時,聲帶的震動透過相觸著的肌膚傳了過去,愛依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些麻癢,弗雷特里西粗糙的指腹輕巧的撥開洋裝的肩帶,粉嫩的乳尖裸露了出來。
『可是……』愛依並未感到羞恥,她只想告訴弗雷哥哥那個不能吃,卻又隱隱覺得自己並不是這麼想阻止他。
弗雷特里西舔去她胸前已乾涸的汁液,吻上愛依小巧可愛的乳蕾,只輕輕碰了一下便離開,表情平靜得像甚麼事也沒發生。
愛依困惑地望著他,不是很懂弗雷特里西的意思。她不知道的是,眼前的男人同樣也在揣思她的想法。
『討厭麼?』
『討厭甚麼?』
『討厭我碰妳。』
愛依看著他一會兒,又看看自己,想了半天才知道弗雷特里西在說甚麼。她的臉驀地脹紅起來,眼睛濕潤,小聲的說道:『再……再一次……』
『甚麼?』
『我想要……弗雷哥哥繼續摸摸我。』
『嗯。』
少女羞澀地拱起雙肩,另一邊肩帶柔弱地滑下,玲瓏的胸部不設防地展現在他眼前,弗雷特里西伸出手,指尖推了推女孩乳房上頭圓潤的珠玉,愛依輕微的顫抖起來,他彈了彈白皙肌膚上的粉蕾。
『好癢哦。』
『這樣呢?』
『嗯……』少女的指尖抓握著腳指,細瘦的腿曲起,裙襬遮掩不住下腹,純白的底褲與肚臍坦露而出,她的另一條腿被男人架在肩上,背靠著窗櫺,半是抗拒半是期待地凝視男人玩弄著自己胸前的手。
弗雷特里西捏住她的乳首,輕輕搓揉把玩,他粗糙長著刀繭的指腹撫過她柔滑純潔的肌膚,使得愛依未懂情事的童心淺嚐到情慾世界中的美妙,她發出細小、舒服的呻吟,可愛的花蕾顫顫地挺立,懵懂地喜歡上弗雷特里西教她的新遊戲,也激發了她不饜足的渴求。
『不喜歡的話就搖頭,』弗雷特里西摳著她乳尖上的凹縫,微微拉扯著。愛依搖頭又點頭,他注意到愛依底褲中間的顏色越來越深,不禁笑了出來。『不喜歡?』
『不……』
『那我不摸了。』語畢他收回手,女孩因為舒服而微瞇起的眼眸倏地睜大。
『沒有、沒有不喜歡』
『那就是討厭了?』
『不討厭,愛依不討厭!』
弗雷特里西笑了起來,抱起愛依寵溺備至地說道:『妳好可愛。』
愛依雙手環住弗雷特里西的肩背,面頰紅撲撲的,她將臉埋進弗雷特里西的頸窩,撒嬌地用臉頰蹭著他。
『吃這個,』弗雷特里西拿起一顆莓果,她乖順地張口,含咬住捏著果子的指尖,弗雷特里西將指頭探了進去,碾爛了的果肉壓著她小小的舌,又搔搔她的口腔壁。愛依舔著男人的手指,一下一下像小貓在舔舐梳理自己的毛皮。
『我還要,』她要求道。
『還要吃麼?』
『不吃了,我還要弗雷哥哥摸我。』
『摸妳就好了?』
『不知道……』愛依摟緊弗雷特里西防止自己掉下去,洋裝只餘下部分掛在腰際,然而相較之下,她更專注于如何讓弗雷特里西繼續剛才的遊戲。
弗雷特里西抱著愛依走出廚房,下午的艷陽在室內傾倒出濃烈的光影,他將女孩放在沙發上,走至窗邊拉上窗簾。
『愛依,妳幾歲了?』
9歲,快要10歲了。』
『哦─』他坐了下來,以眼光度量著面前的少女,線條柔美的乳房,雖然不大,卻也不是一片平坦。盈握時就像一隻嬌小的鳥兒,如果她再大一點─也許會有足夠份量的胸乳吧?『不像只有9歲呢。』
『?』
『想要我怎麼摸妳?』
『像……像剛剛那樣,』
『只要那樣?』
『不知道……』
初嚐情慾的少女有些無所適從,她明亮的眼珠定定地望著弗雷特里西,半晌羞窘地移開視線,小聲的說道:『不…知道……』
『好、好……』弗雷特里西低聲笑了出來,抬手摸著愛依金色的辮子。『剛剛那樣覺得舒服麼?』
『舒服。』
『想要我做更多麼?』
『想……』
『那要乖乖聽我的話,好麼?』
『好。』
『把衣服脫掉。』
『……』愛依默默地將衣物脫去,純白的底褲遮覆住少女的下緣,兩瓣圓弧在大腿根部勾勒出線條。
『內褲也要。』
『唔─…』她掙扎了一會,眼見弗雷特里西沒有任何表示,慢慢的、彆扭的把內褲褪至腳踝。弗雷特里西抓住她的腳,將底褲脫去扔在一邊。
女孩無毛的下體,兩辦光滑飽滿的陰唇包覆住粉色的嫩肉,他按著她的肩膀將她放倒在沙發上頭,一邊抬起、拉開的腿顯露出濕潤的中心─小小的尿道口、緊閉的陰戶,之間一小點─僅只一小點通往幽徑的入口,往下是同樣小巧的菊穴,少女的幽香襲向弗雷特里西,甜甜的,就像當初他聞到的野莓香氣。
『弗雷哥哥。』愛依期待、不安的催促道,比起他的注視,她更想要那帶給她奇妙感受的碰觸。
他俯身含吻住愛依柔軟的嘴唇,舌尖探進女孩濕潤的口中,勾出一條銀絲同時,身下的少女露出了花朵般的笑靨。
弗雷特里西在心底為自己判下了死刑。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