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2

[DC]011

His little Robin(Bruce/ Jason)



※時間線為重啟前Batman#408-Batman The Cult左右。
※採用杰森紅髮綠眼設定。


淋浴間前的置物櫃被開啟又關上。穿著黃斗篷的男孩短暫地在裏頭翻攪一陣後將櫃子門板‘磅’地一聲闔起,男人看著他一挑眉頭。
『你在找甚麼?』
B,我的頭髮又長長了。』杰森(Jason Todd)答非所問地回道,置物櫃前的小男孩,雖然他看來並不如實際年齡要小。『有些紅頭髮跑出來了,你有看到我的染劑麼?』
『我以為你不會囤著那些東西,』布魯斯(Bruce Wayne)脫下披風,他與羅賓剛結束一晚的巡邏,回到蝙蝠洞先是處理了些雜事(討論關于犯罪巷的事情,教堂的大鐘,還有白日預定的排程),然後他說道:「也許我們應該先洗個澡」,在阿爾弗雷德(Alfred Pennyworth)進來提醒之前─尊敬的管家迎接韋恩家主與少爺時十分欣喜他們並未受太多損傷─但不代表沒有,他姑且讓主人與少爺自行處理那些傷口,先回宅邸準備點心。
『布魯斯,我的頭髮長得很快,儘管他們看來似乎都一樣;』男孩坐了下來,抬起腿脫下腳上的靴子。赤裸的大腿上有一道細細的紅痕,血液已經乾涸。布魯斯走向他,脫去手部護甲耙梳起男孩的瀏海。
髮根以上有一小截紅色,接著又是濃重的黑。平時不將頭髮往後撥倒還看不出來,布魯斯想著這孩子怎麼注意到的,對著鏡子檢查?
『是長了一些,』男人評論道,因孩子坐著他便彎下腰,杰森抬起臉看著他。『蝙蝠洞裏有染劑,衣服脫掉,先進去,我幫你染髮。』
『我可以在浴缸裏放水麼?』杰森問,布魯斯的手掌順著髮際滑下,姆指推攘他的臉頰一會兒。
『可以。』他又揉了揉孩子的眼周,在杰森綠色的虹彩浮上疑問前放開了手。

**

說起來,杰森這個孩子並不是他擅長應付的類型。布魯斯在浴室外脫下衣物,一旁的椅子上擺著一盒染劑。他太聰明,當然,並不是指迪克(Richard Dick Grayson)很笨,而是他經歷過一些一般孩童不曾體驗也不該體驗的事。至于布魯斯怎麼知道的,他自然有方法知曉自己想了解的事。布魯斯不確定那些他所查到的、杰森的過往是否能成為他們檯面上的話題,他並不是一個善于開啟對話的人,何況那些討論也並非要求得甚麼結果。
浴室內傳來水聲,布魯斯脫去最後一件衣服時想到杰森的腿。結實勻稱的雙腿,踢擊的力道十分強悍,裸露在外的部分太多,但他們皆不以為杵。杰森似乎只表示過綠色的鱗片短褲太繃了,于是他幫杰森調整了布料與鬆緊帶(儘管實地修改的人是阿福),布魯斯從未想過在那雙腿上的傷痕會如此刺目,然而他也不打算在羅賓制服的設計上動甚麼改造念頭。他拿著染劑打開拉門,杰森背對著他回過頭,弓著背坐在地上。
『水放好了,』
『嗯。』他略過地上的男孩轉開花灑,溫熱的水落在他臉上,布魯斯瞇起眼睛。
『布魯斯,我今天能不去學校麼?』
『為甚麼?』
男孩在地上屈起腿,雙臂交疊于膝上。『我想看書。』
『在家裏看書?』
『嗯。』
布魯斯搓著頭髮,洗髮精的香氣在薄霧中發散開來。
『這構不成你不上學的理由。』
『你生氣了麼?』
『沒有,杰森。我沒有生氣。』
男孩不再說話,下巴靠在手背上看著布魯斯。男人回頭瞥了他一眼,復又面向磁磚沖洗身上的泡沫。
『上去後喝過牛奶就睡吧。』
『嗯─』男孩拖長聲調,站起身走向一旁拿起染髮劑。『其實我可以自己弄的。』
『我幫你。』
杰森聳聳肩,清洗完畢的布魯斯接過染劑,倒入調理缽中以硬毛梳拌勻。杰森靠在旁邊看著他動作,潮濕的髮綹伏貼著臉側,他的臉頰還帶有一些孩子的豐潤,綠眼珠掩在深棕色的睫毛下,顫動時滾落幾滴微小的水珠。
『抬起頭,』布魯斯說道,以指捋起男孩的頭髮,將藥劑蘸上後細細刷開。『杰森,靠近些,』
杰森往布魯斯胸前挪了挪,雙手輕輕靠著男人的腿。染劑刺鼻的香味在浴室中發散繚繞,杰森皺了皺鼻子。
B,就不能換個牌子麼?每次染完頭髮都得頂著這味道好幾天。』
『這就是你不想上學的理由?』
杰森怔了怔,大笑起來。『才不是!為了這個不去上學太愚蠢了,』
『那是為甚麼?』
『我不是說了麼?』
布魯斯不置可否,按著男孩的後頸將他推得更近。『我要處理後面。』
『是,長官。』杰森咯咯地笑出聲,他安份地站了一會兒,然後伸展雙臂環住男人的臀部,將臉靠在對方胸膛上。『布魯斯,你毛絨絨的。』
布魯斯挑了挑眉,低下頭撥開杰森後腦勺上的頭髮。『這是恭維還是侮辱,小夥子?』
『都是。』杰森蹭了蹭布魯斯胸上的毛髮,張開嘴含入一小搓蜷曲拉扯著。
『杰森。』
布魯斯沒甚麼起伏地說道,刷塗顏料的手微微使勁,但動作還是不疾不徐。『杰森,』
男孩感覺自己抱著的男人肌肉緊繃了起來,他閉起眼睛將鼻子埋進年長者的胸肌裏,環抱住後者的腰,肌膚相貼。
Jay,這樣我不好做事。』布魯斯放開抓捋著杰森頭髮的手,將之放在他肩上。男孩抬起臉,唇間還咬著男人的胸毛。(謝天謝地,至少不是陰毛。)他一撇頭,扯下一縷毛髮,接著像吐痰一樣將其吐掉。
布魯斯歎了口氣。『讓我們把這件事做完,好麼?』
『你怎麼說就怎麼做囉,boss。』


當他們坐進浴缸裏時水幾乎要冷了。他們面對面坐著,杰森仰頭看著天花板(正確地說,應該是蝙蝠洞內的岩壁),布魯斯一手搭靠著浴缸邊緣看著他。男孩有意無意的引誘偶爾會造成他的困擾,偶爾。何況他並不能明確認定那是性方面的引誘。杰森說過,以前有個買春客問他要一次口交被他用撬棍─估計是用來拆布魯斯輪胎的那只─打得狗血淋頭,雖然他和犯罪巷裏的性工作者們關系很好,但不代表他是個童妓。儘管他也知道含著男人那話兒是怎麼回事,大概也會做,只是不熟練─缺乏練習。坦白說,布魯斯不是很明白這孩子以怎樣的眼光審度大人,尤其是像他這樣的成人,如果這孩子仇富些、無產階級意識興盛一些,那麼自己應該會是他最討厭的那一種人。
試想,一個中產階級(杰森嗤之以鼻:B,你這樣算中產階級那其他人都不必活了。),年齡三十有餘的戀童癖(布魯斯眉頭抽動了一下)對自己上下其手,如果他要杰森給他一次口活,想必杰森會爽快地咬斷塞進他嘴裏的東西。然而這孩子似乎相當擅長于找到侮辱大人的切入點,他不只一次對布魯斯投以疑問的目光:你想對我──麼?但布魯斯恆常用「我們改天再討論」的態度轉移話題,然後他就會聽到杰森沒心沒肺的笑聲。
男孩恐怕是感到興味了,但一方面他也同時感到疑惑與牴觸,他思考著這與同性戀有沒有關係。這似乎有點奇詭,但是說穿了,異性戀也沒有比較好。只不過在這社會上、在犯罪巷中,異性戀佔了多數。他想發掘布魯斯不同于常人的那一面,雖說僅只是蝙蝠俠的身分就該滿足他的好奇心,但鑒于他第一次認識布魯斯時,這個男人是蝙蝠俠,因此對杰森來說,去探究蝙蝠俠背後身為普通人的布魯斯更要有趣得多。
『布魯斯,你在想甚麼?』男孩歪頭瞅著他,布魯斯抬手揉了揉眉心。
『沒甚麼。』
『我不相信。』
『杰森。』
『你想掩飾甚麼時總是會揉著眉頭。』
『好吧。我在想你的傷口。』
『我的傷口?』
『今晚夜巡時,你的腿不是受傷了麼?』
『啊。布魯斯,你很在意?』
『你至少要施打破傷風針,出去別忘了。』
『我不覺得有這麼嚴重,布魯斯,你要看看麼?』
……
『喏。』
男孩抬起腿,將腳搭上年長者的肩頭,大腿上一道淺淺的紅跡劃過隱匿在下緣。肌膚上鋪著一層柔和的光芒。
『你說的是這個,對麼?』
『嗯。』
『你看,傷口並不深,連縫線都不用;』
『確實不需要。』
『你摸摸看,布魯斯。』
『不行,杰森。』
『我不會痛的。』
『不,』布魯斯一言未畢,男孩拉著他的手擺放在自己的腿上。
『真的不痛。』
『我瞭解了。』
杰森抓著布魯斯的手在自己腿上滑行,繞著傷口劃圈,感受到布魯斯欲使力抽離就挪開傷處,來到膝蓋,又游移至小腿。然後緩緩放開,看著布魯斯慢慢握緊自己的腳踝。
B─』杰森翠綠色的眼眸直直盯著他,一半試探一半感到噁心及興奮,他也不壓抑自己的反感,但其他的甚麼又讓他喜歡被布魯斯作些親暱的舉動。
即使他並不清楚布魯斯只是順著他的玩笑還是自發性地想這麼做,可至少布魯斯做了,這才是他想要的。
杰森調整坐姿,浴室由原本的淋浴間擴建,空間不大。他不清楚這個比起宅邸裏小上好幾倍的浴缸是不是布魯斯的主意,或許是配合浴室的大小擺放的。這讓他每次和布魯斯一起洗澡時總是雙腿交疊(天知道布魯斯有多高),布魯斯看起來就像硬塞在小盒子中的一大團肉,更正,是一大團筋肉糾結的肌肉。
他抬起另一條腿,身體向後靠在浴缸邊緣,小腿抵著布魯斯的肩窩,半閉著眼簾凝視布魯斯。年長的男人審度著他,鋼藍色的眼睛未洩漏任何訊息,下頷是一如既往繃緊的線條,說實話,私底下的布魯斯看上去並不如他在交際場合時好親近,但他不吝于和杰森說話。
半晌,布魯斯空著的另一隻手順著男孩的臀部往上,指尖輕輕勾畫著大腿,而後將寬大的手掌覆上膝蓋緩緩揉搓。杰森動了動腳,調情似的以腳趾略過布魯斯的臉頰。
『我明天能在家裏看書麼?』他問。
布魯斯勾起唇角,給他一個布魯西(Brucie)式的敷衍微笑,抓住他搔刮著自己臉側的腳板,並張口含咬住男孩的姆指。
『我們稍後再討論吧。』


No comments

© 儚*
Maira Gall